【新科立會】《環時》:欠法律明文都應續「取締」梁頌恆游蕙禎 始為彰顯法治

【附全文】李偲嫣4000字長文反駁色誘騙財指控 揚言明起連載對方「求愛」對話

2016-10-17 08:31
字體: A A A

「撐警大聯盟」召集人李偲嫣日前遭指涉色誘騙財,她早前揚言會在其fb專頁反擊,結果到昨晚才發表達4,000字長文「找數」,並稱明日開始會披露相關「求愛」對話。現全文轉載如下:

 

[李偲嫣 – 嚴正聲明]

11/10 星期二下午一位姓名「史佩倫」之男士與另一位現正被我告上「高等法院」的被告人[蔡克健]走去召開記者會,此新聞特別被一份臭名遠播的「惡毒傳媒機構」大肆宣傳,本人現就上述兩名男子之不實言論發出嚴正聲明,敬請各界人士詳細查閲,勿被此等有目的之徒誤導,由於有各樣真實証據呈現,大家可以自行分析;而本人會保留追究上述兩名男子的一切法律責任,對於那位被告人,本人亦會向高等法院入稟再加多幾項控訴,因為此等含血噴人,無恥下流和心腸惡毒的人一定要受到懲罰,真的正義不是說了便是!!

因為[ 公義必須彰顯於人前 !]

聲明內容:

1)史佩倫與蔡克健在記者會內展示一張本人的「嘟嘴」照片,並說是本人私下發予史佩倫,意圖去色誘他。這個「爛假謊言」實在來得太假了!

首先本人這張照片[從來]就沒有私下傳過比姓史的!這張照片是我在去年即21/10/2015下午4:51分連同另一張嬰兒嘴咀照片夾合成一張相片,發送至一個名叫「吹水大聯盟」的what’s app 群組內(見圖 1)而此群是以吹水傾談為主,又因當天有組員在提起我曾用一個嘟嘴BB做圖像很可愛,該名組員便又在拍自己的嘟嘴相片,並併合了假下身,作純粹搞笑娛樂氣氛(見圖2)我見非常搞笑,便又在家中的梳化上(不是床上)即興作出嘟嘴自拍,並併合嘟嘴BB貼上該吹水群組,大家見圖紛紛感到好笑,並又在同日有一位姓楊的組員在下午7:25分重貼(見圖3)史佩倫當時也是該組內三十多位成員的其中一位!

然而真的想不到史佩倫及蔡克健兩位「大話精」可以利用此群組舊圖去講大話,砌故事!說成我去私人發相予姓史的,簡直是揉造假事件,中傷本人,存心催毀破壞我的形象!

可笑的是兩位「史蔡」大話男人竟然把圖「造假」抽出貼在一張白紙上,如果我有把圖私人送給史人,他應該公開圖片的what’s app 部分,他不能夠!因為我根本從來沒有比過嘟嘴圖予姓史的人!你們在講大話!

另外,「史蔡」二人更「偽造」一個手畫公仔圖片放在白紙上(見圖4)本人從來沒有比過任何一個如圖內的黑白圖片予史人!更「不會」對姓史的説什麼Love You !因為本人多次向姓史的說明「本人不會愛你」中英文都在不同時間寫過!我會全部公開!

姓史的人,你對我的多次「求愛說話」及本人一直「拒絕你的留言」,本來我一直都不想公開,但是你竟然膽敢誣陷本人色誘你,「屈辱」我!對我徹底進行「人格謀殺」!

本人遂決定把你的全部求愛對話作出全面公開,大家可以在下星期二18/10開始,在Facebook內找尋~[李偲嫣「嚴正聲明」專頁],即可見到全部姓史的手機留言!

「史蔡二人」作假動機明顯,姓史的各種謊言,我會繼續在下列各點說明,姓蔡的黑心作假及再次設計陷害本人,扮正義的行徑大家已經再次見到,不過我已經決定要把他和他的惡毒隊伍成員的行為作出全面公開!

各位真正的正義兄弟姊妹,用你的雪亮眼睛及良心去看清楚!不要把奸險小人看作正義人,別要再被蒙蔽了!

2)在記者會之後有很多網友留言指姓史的是「咸濕老伯」、「老淫蟲」、「咸濕佬」及「賤格淫伯」全部與本人無關!我根本不認識批評你的網友及市民!姓史的更說成是我的打手,其實姓史在數星期前已經找來姓林的facebook 女人去攻擊本人(見圖5,6)連同其他扮正義的一班瘋毒黑心垃圾人渣去進行每日攻擊,誹謗詆毀我!

(其實來來去去的就是那班跟隨被告人:- 即蔡克健的同黨!)

3) 本人在2013年10 月23 日邀請史佩倫出席我在27/10成立的正義聯盟典禮,當時我是全部Facebook 朋友也集體邀請的。(見圖 7)史人表示我「日日都走嚟氹我」全屬大話!因為翻看全部留言,我們不是每天密集通訊,也沒有通過電話及任何手機短訊。

其實我們在2014年10月2日至2015年7月28日這期間亦根本沒有在Facebook用訊息聯絡過,(見圖8)他在此段時間只有在我的貼文留言及讚,我們一直沒有作任何特別聯系。

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10月初的期間,只有在其中一段時間傾談多,其他時間也是疏落,老實說我工作比較忙碌,(見圖9)什會像他這些退休人士般清閒,什麼可以日日私訊!

我們傾談的內容全屬閒聊,但有兩點很重要:第一,是我一直以「哥哥Brother」名字稱呼他,常常在談話的開始及結束時叫他哥哥。一年內共稱呼了他不少於30次!(見圖10)

第二,我們的對話完全沒有提及金錢。由於當時我們談論的都是個人生活工作及人生的各種事情,也有簡單談及個人健康、過往生病情況及喜愛某些電影電視劇等之話題,史人他曾問我有沒有男朋友和前夫及兒子的事情,我都有作出簡短回應。

當時還是信任及尊重他,視他這個年長朋友為前輩,知道他人生經歷比我多很多,我便告訴他和前夫分開的原因,他把我說成什麼「成日講呢啲嘢,扮可憐」,真的卑鄙!認識我的人也知道我不會及不懂扮可憐,我簡單的向他說往事而他加入個人思維方式去傷害我,把事情扭曲成這樣,實在可怕。

另外我在2014年收到網友傳來的一張情人節咭,也有轉發過給他(見圖11及12),現在就被他說成「我想搵個情人」!其實當時尊重稱他哥哥及和他有空才閒聊的時候,史人都會告訴我說他是我的忠實粉絲,用上天使,偶像等形容詞,而我還是稱呼他大哥哥。他有多次表示喜歡及愛慕我,不過我仍然視他為一位年長的哥哥。

在那一年來,他曾叫我回覆他電郵及主動留下電話號碼予我(見圖13,14,15),而我們都沒有用上來聯絡過,只在我facebook時間去和他訊息閒聊吹水。朋友式隨意吹水及分享生活鎖事各樣,都是我常和很多facebook朋友進行的事,史佩倫説成了我特別走去找他並去討他歡喜實在太奇怪,我對他由此到今不存有任何男女之間的喜歡感覺及半分愛意,(我將公開他期間的對話,而我亦從來沒有向他表示過任何愛慕之意!這個大家可以看清楚!)我個人只希望任何Facebook 朋友可以互相尊重鼓勵及支持,能夠成為好友的見見面飲茶吃飯也可以,但是我和史先生在8/8/2015之前完全沒有見過面是鐡一般的事實,更沒有半點談情説愛或提及金錢。

利用閒聊的吹水訊息抽出來作故事相信是「史蔡」二人的夾計,想令大眾真的以為我是主動找史人,要令大家以為我在欺騙史人的感情及金錢,但是真相是完全沒有!一個68歲的長者,二十年前曾經是教師,可以淪落到如此地步,同奸人同步陷害我,大話連篇!真令人失望討厭!

他曾叫我發他「sexy photos 性感照」我已經立即說「我沒有」(見圖16)之後我有邀請他出席活動但是到了2014年九月已經很少在Facebook互訊了。

4)本人從來沒有向史佩倫借逾80萬元,捐款支持及贊助我的選舉工程也是他提出及一直説要堅持,贊助選舉費用也只是他說要分擔大部分,但是最後他沒有付錢。由於選舉過程中他和我的選舉經理人一起走去開設銀行戶口,我是完全沒有理會戶口的情況。

5)本人從來沒有要求他「按樓」,反過來是他有天告訴我說要代我一次性淸付我在分期還款的24萬債務,他說自己也要償還予星展銀行一些欠款,我在對話中曾經感謝他,他則表示他會一直支持我。雖然那時他在多月來的短訊中有請求我嫁給他,亦表示要自殺,表示很愛我(見圖17,18,19)表達了狂熱追求及愛慕我的心,但是我則仍然向他表明我對他只有朋友及兄妹的情感,我亦多次寫明「我不愛你」的中英文留言!

6)史佩倫在去年八月才是第一次和我見面,是我建黨的晚宴上。之後他有參加我們一些聚會及贊助我們的活動,至於各項工作贊助及私人捐款,他都是表示很樂意,他曾經表示把自己另外一個物業收租之租金給予我及我兒子作生活費,我當時亦「立即拒絕」!不管他說送電視機、送花、請我去澳門玩等,我都一一表示「不需要」!(此對話內容可在下周在專頁內找到對話記錄。)

7)史一直參與我的選舉義工工作,他表示非常願意及希望支持我到底,有時候街站的工作我不想他辛苦,他也堅持要來(見圖20)雖然不是每天,但他說希望參與。和他最後一次聯絡是在九月五日,因為他和另外一位男義工報名做選舉的總票站監票員,一直到了當天的下午,我曾致電多謝他,並告訴他大家都要休息一下,之後會和全體義工團隊朋友見面吃飯,他表示要休息睡覺。一星期後,我才從我的團隊成員口中得知他說我對其他的男義工好好,他很不高興,又指責我和團隊成員在扯貓尾,大發脾氣及在what’s app 對話中封鎖了大家。

本來,中秋節前我是準備好邀請他和我們一班團隊成員吃飯,但是由於他還在發脾氣,故我亦不想他在鬧事,因為之前他曾見到我和男義工的合照及交談過程;便會說要「打爆他的頭」!常常語言暴力及不想見到我和任何男士走在一起,連我的退休警察朋友也被他懷疑,其瘋狂癲喪作風已經令我一直很討厭,我多次向他表示他的行為及說話令人無法接受!他的想法,他的行為及態度完全有問題,今次他對我的誣陷我看到一個更無恥下流賤格的史佩倫!一個不佩在「正義聯盟」做義工的男人!

史人被惡毒的被告利用,上演大龍鳳,更處處自打嘴巴,謊話連篇,這個曾經被姓史臭罵的蔡克健,今天二人就為了要陷害我而站在一起!史人的瘋狂及因愛成恨的作風被惡魔利用,成為受制的蠢人,要把我置諸死地!姓蔡的是一件什麼的東西,我之後會慢慢告訴大家!反正日後我控告他的法律文件及他的一切,我也會如實向大家報告!

8)史蔡二人利用我一直是「撐警大聯盟」召集人的身分去攻擊我,誹謗我說利用這個身分去騙財,這個簡直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大話!我本人及冼澤正大哥從來沒有用過撐警之名或任何理由及原因去問任何人收取金錢,活動贊助費在兩年來收的少之又少,全部營運成本及活動開資佔了95%是由我本人李偲嫣一力承擔!

9)史蔡更可恥的是自作大話,説我向他們說有什麼「維穩費」收回給他們!這個簡直是一派胡言,根本我從來沒有說過這些話!看來二人堆砌假話已經達到另一境界!蔡克健之前經常表示要求我去想辦法取得支持,他的「維穩費」金主現在大家可以知道是「毒果傳媒」!因為每次誣指我,抹黑中傷我勢必和該間毒媒合作!
上帝及我的各個助手完全知情!

我無愧於心!不懼中傷誹謗!
史蔡就是利用「傳媒」去誣指我!
更一直在「搞警察」,歪曲事實!
史蔡聲稱已經去了報警,就讓大家市民朋友看清楚到底警方會否受理這些白痴揉造,作假的案件!
你們一直不是撐警!
你們一直是在「搞警」!
浪費警力去迫害我李偲嫣!
上述全部俱為事實!
一切交由我律師作進一步跟進!
感謝大家「正義及聰明」的朋友相信及支持我!
再有補充,本人會貼在[李偲嫣「嚴正聲明」專頁]內!

李偲嫣
16/10/2016

(原圖為李偲嫣fb專頁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17日 上午8:3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佳佳」遺體會否製成標本等安排仍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