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隨時累埋朱凱廸、羅冠聰冇得做議員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表情不可靠?|陳頌紅網誌

2016-10-19 14:00
字體: A A A

上世紀,兩個好友帶我去一個菜市場裡面的茶檔喝奶茶。由於菜市場地面濕滑,我又穿著高跟鞋,結果腳下一滑,整個人像「撻生魚」一樣跌倒。兩個好友一邊大笑,一邊扶起我。在我終於坐定定回復鎮靜後,質問她們為何笑得這麼開懷,她們堅決否認,辯稱只是嚇一跳,所以張大嘴巴。我聽到的哈哈,事實上是驚慌的呀呀。相不相信她們?你話呢?

不過《科學》期刊引述普林斯頓大學行為心理學家Alexander Torodov的研究就指,單靠表情區分別人情緒,確實很容易出錯,即使是日夜相對的夫妻,如果欠缺身體語言輔助,仍有可能誤讀對方情緒。

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受試者觀看六幀包括正負情緒表情的臉部特寫照片,這些表情是從網球手比賽時得分或失分的照片中剪裁出來,另外還有兩幀網球手全身照,而臉部表情則被遮掩。受試者要分辨六幀臉部特寫的表情是屬於勝利、失敗或痛苦,再分辨欠缺臉部表情的全身照,身體語言是屬於勝利還是失敗。結果,所有受試者都能從身體語言而成功分辦出勝利或失敗,但對於臉部特寫的情緒評估,準確率卻只有五成。後來研究人員引導受試者,把六種臉部表情跟兩幀全身照配合,受試者對於情緒的準確度便得到明顯提升。在另一項實驗中,研究人員把一個男人的勝利表情,換到另一個正在接受醫生注射的男人身體上,受試者毫不猶疑就指出這男人的表情是感到痛苦。同樣,當研究人員把接受注射男人的表情,合成到一個比賽獲勝的球手身體上,受試者就直覺認為他的表情是釋放和歡欣。

Torodov說,其實我們很倚賴身體語言去表現自己及評估他人的情緒,但由於我們的注意力通常集中在臉部,所以忽視身體語言的重要性。正如實驗中有八成受試者認為自己只是靠臉部去斷定情緒。臉孔可以直接傳達思想,但當情緒達到一定強度,表情就會變得複雜而模糊,情況就如把擴音器調至極大聲量,聲音就會變形扭曲,含糊不清。在這個時候,身體語言就發揮最大的輔助功用。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1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科立會】建制派稱流會「痛苦的決定」 強烈譴責青政辱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