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雨水浸真係好麻煩……|銀水|的士大哥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出位易學難精 宣誓內外呼應|王陸|關公拆局

2016-10-22 08:00
字體: A A A

綜合各方的批評意見,幾位青年立法會新議員在宣誓中學效前人的玩諧音、食字、變聲、斷讀等「小學雞」技倆,完全不為市民接受,如果當事人仍要「死撐」,只會變成「親者痛、仇者快」!

在搞笑節目或創意場合中大玩word play(文字遊戲),遠比在有法律效力的宣誓儀式中猛搞爛gag,容易為人接受甚至脫穎而出,因為後者早有成規,如果當事人的顛覆行動不符合公眾的一貫期望,加上行動的內容品味或表達技巧招人非議,動機亦惹人懷疑,關公災難便會隨時發生。

西諺有云:「予人的第一眼印象,沒有给你第二次機會」, 意謂若初見面即落筆打三更,關係便再難補救,因此由總統到公司代表或發言人,都一定要先接受傳媒應對或演說技巧的公關訓練,完全明白受眾會如何主觀評價自己的一舉一動,才准正式粉墨登場。

須知新任議員在首次宣誓過程中,即表明自己並不認同有關的儀式或授權機構,既不討好亦不需要,除非當事人能証明是被逼參選或出席相關活動。

反對派議員要顛覆宣誓活動,其實有很多不同方法,既可清楚言志,亦可贏到同情(但仍不易獲得一致稱讚),例如號召組織其他志同道合的議員,在宣誓獲得議員資格後,進行另一次的集體宣誓,向選民保証日後必會恪守對市民許下的承諾及信念。這個另類或額外的宣誓儀式,若能得到足夠公眾支持及傳媒廣泛報道,他日有望成為一個專為反對派而設的另類宣誓儀式,而宣誓者更可自由發揮,各以不同的方式向選民重申承諾,以示民主制度的百花齊放和包容精神。

宣誓由於受法律監管,所以不能掉以輕心或口不對心,但發表個人宣言卻沒有這些限制,因此議員大可在宣誓儀式舉行之前或後,發表另一番個人感想或獨立宣言。這些宣言的內容與表達,絕對可以天馬行空不拘一格,藉以建立個人的獨特風格,令支持者看得會心微笑,亦不給反對者任何還擊機會。

不論用甚麼技巧出位,最重要的還是內容言之有物。「搞局」議員宣誓失敗的主要原因,是公眾不知應支持他們甚麼。梁頌恆和游蕙禎不敢公開承認是搞「港獨」,因為參選時已簽了確認書;自嘲為口齒不靈,怎會有人相信?唯有學者出身的姚松炎敢明刀明槍,把個人的目標和理念明確加在誓詞之後,方能得到廣泛的認同和尊敬。

試想梁頌恆游蕙禎事先若已明言,完成宣誓後會繼續向選民道出他們當時「不能說」的誓詞,解釋他們當時「不准說」的禁忌,兩人既可繼續暢可欲言,把自己的立場再次完整表明,亦可避免與宣誓程序有所衝突,更不會予人文過飾非的印象。況且即使自己不能說,也可以邀請別人代說,甚至是可以用手語或點字方式表達,來反証或嘲諷宣誓儀式内容的局限不足(在一國制度下,應看不能看,能說不准說)。

搞局者沒有清晰訴求及論述能力,做不到上下一心內外呼應,自招關公災難,實在與人無尤;楊岳橋及梁天琦造出獨特鮮明的個人形象,才能在新東補選一擊即中,梁頌恆游蕙禎借勢成功入局,未有名份經已露底,若要扭轉敗局,唯一方法是盡快提出能令人一新耳目的表達創意,以及令人真正信服的理念堅持。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2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基本法無提及三權分立? 中聯辦、臨立會均未列基本法|郭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