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同鴨講──點形容無法重新宣誓嘅困境?|A Chicken Talking To A Duck By Chatterbox

黃丹瑤

-那幻想中的人

九十後港女,社會新鮮人,興趣多多,如畫畫,烹飪,最苦惱是做家務,因為有條永遠挑不走的「懶筋」。所以寫blog,唔懶就寫啦。

當「街市」變成「市場」 二十年後還有人記得「街」、「市」嗎?|那幻想中的人|黃丹瑤

2016-10-22 10:28
字體: A A A

領展將青衣長發街市管理權外判給建華,街市於10月起,進行翻新工程。這段時間,建華在街市原本出入口的位置,增設了臨時街市。因此,每每剛走出商場,或是經過便利店時,就已聞到一陣陣腥臭味,邨內很多師奶其實都早已轉變「戰場」,有的前往青衣市政街市,更多的是去荃灣楊屋道街市,因為那裏買餸較便宜。

街市以往在我心中,是象徵着草根、雜亂、魚腥、濕漉漉和童年,更重要是保存了人與人之間,人與社區之間的連結,這些都似乎不被資本主義的理性邏輯所接納。「街」與「市」,街道與市集,兩者關係清晰透過「街市」二字表達出來,但可惜它敵不過時代變遷,由原本在街道兩旁擺檔,到建成街市大樓,例如舊灣仔街市,之後70、80年代,政府為配合新市填發展,將街市、圖書館、劇場、運動場、熟食中心等風馬牛不相及的設施,放在同一座市政大廈裡,後來街市又被收進商場裏,依附著個個屋邨及私人屋苑生存。

14793661_10154748919924015_2130162982_n

然而,經過多次形態的轉變,它的名字仍然叫「街市」,我們的生活,買賣的本質沒有改變,但可惜「超市」出現了,它有巨大的財力,將原本屬於實力派的「街市」打得體無完膚,生活中的人氣亦愈來愈少,難道你會和收銀員一邊聊天一邊選購貨物?或許將來有一天,收銀員也不需要了,機械式地拍八達通付款,「搞掂」!

我不敢說失去街市就是失去生活的意義,畢竟生活中的意義不只得一樣,但每次當我經過樂富街市,看着被裝修得如超級市場般的街市,心裏總有些難過,總覺得格格不入。

最近,替一個小一的學生補習時,看到了一張中文工作紙,有一篇短短的閱讀理解,第一段寫道:「我星期天早上,媽媽帶我到市場去。市場裏有很多人,有的買魚,有的買蔬菜。」令我遺憾的是,教學教材用了「市場」一詞,而不是「街市」。我記得我還在讀中一時,中文書有一課講到街市眾生相,當時仍用「街市」一詞。我看着工作紙上「市場」一詞在想,二十年後「街市」是不是會進入歷史?人們會不會還記得過去有「街市」的存在?又會不會認為買蔬果魚肉的「市場」,本身就是一個裝修時尚,地下乾爽的地方呢?最後,「街」與「市」只會變成兩個獨立、沒有關連的中文字。

14741017_10154748862254015_1855821365_n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2日 上午10: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嚴打「港獨」】《環時》批「獨」派與民運人士 如「沉渣廢料」「抱團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