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杉邦夫,一位義氣日本朋友|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誰在亂法?|鴻爪|秤上評下

2016-10-23 08:00
字體: A A A

立會主席裁定5位立會議員因宣誓時的態度或表達誓言的方式,令宣誓無效需再次宣誓,並另訂日期重新進行。特首旋即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Judicial Review),針對其中兩位議員,要求法庭判決立法會主席的裁決是「越權(Ultra Vires)」,所以裁決無效。特首更向法庭申請臨時禁制令(Interim Injunction),禁止兩位議員再次宣誓。特首的主要論據是根據宣誓條例,任何人依法需宣誓時,拒絕或疏忽(decline or neglect)宣誓,其資格可被取消(宣誓條例21條)。這裏所說的依法是基本法第104條,意指立法會議員必須宣誓才可就職。

「司法覆核」是在民主法治社會,監察和制衡權力的方法;以確保政府部門和任何可作決策的組織或團體,必須合法的運用其權力(legality),作出決定。合法(legality)是包括:「沒有非法(Illegality)」……即越權;「不合情理(Irrationality)」;「不平衡(Non-Proportionality)」和「沒有程序不公義(Procedural Impropriety)」等等事項。

特首的法律代表律政司指出,立法會主席並非超然於法律之上。當立法會主席作出越權行為,即現時的所謂不合法裁決,而政府並不同意,政府向法庭要求司法覆核是最適合的途徑,並不存在任何行政干預立法,和摧毀憲政上的三權分立這制衡機制。

事後,一位前前立法會的主席女士更挺身而出,明言根據基本法,香港並沒有任何「三權分立」,香港是行政主導,有的只是司法獨立。該女士貴為港區和全國人大,熟悉國情,說的自然是中央旨意。「三權分立」是一普通常識,當特首決定指示律政司進行「司法覆核」時,怎會沒盤算到這顯而易見的抗辯理由?但仍一意孤行,顯然是因為她亦認同這中央旨意。這女士也只是說出了特首不方便直接說出口的心裡話而矣!

「一國兩制」史無前例,但如沒有「三權」,那麼「兩制」說的是什麼?貴為港區和全國人大代表,貴為特區首長,沒有替港人爭取權利,只做傳聲筒,真係使乜你做呀?退一步,即使完全依據特首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的理由,是因為立法會主席「越權」作出裁決。那麼,請問主席這「越權」裁決是牽涉5位議員的宣誓,為何現時司法覆核針對的對象,只是其中2位立法會議員而並非五位?

建制派的黃定光議員誓詞中讀漏「香港」二字,他是老建制,只有過份擁護,而不會半點反對基本法,錯漏肯定是無心之失,沒有意圖(intentionally)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這個不難明白。但是劉小麗議員宣誓時,每字停頓數十秒,和姚松炎議員讀出誓詞後緊接加上自己的發言,是否完全「真誠」宣誓,和「真誠」擁護基本法,進而符合基本法104條的「真誠」宣誓要求,這點見仁見智,可算是有商榷餘地。因此,立法會主席的裁決,亦包括這兩位議員,認為他們的宣誓無效。既然4位議員都被裁決需要重新宣誓,如果今次「司法覆核」的真正理由是主席「越權」,為何司法覆核不是衝着4位議員,而只揀其中2位?

很明顯,針對梁游兩位議員的「司法覆核」是因為兩人是「港獨」分子,而任何倡議「港獨」者,必需追殺!那麼,今次「司法覆核」的真正原因不是立法會主席的裁決在法律層面是否「越權」;法律不是今次申請司法覆核決定的真正因素,原因其實是這2人皆港獨,傷害「國人感情」,但這是政治考慮,今次司法覆核唯一的目的,其實就是變相政治篩選!

政治議題應由政治解決,法庭無權處理,「司法覆核」亦非政治審查的工具!更可況2位議員的身份皆由民選產生,而選舉結果經已確定,宣誓只是落實兩人在以後4年的議政權利,他們的誓言是否真誠,也需在往後「聽其言而觀其行」方能定奪。要話人發假誓,都必需見其有所行動擺明係違反誓言,才郁人啦!怎可以第一日開會就以宣誓的有效性禠奪兩人議員身份?如果是這樣,那麼選什麼舉?選來「托」咩!

律政司說政府今次「司法覆核」的法理依據是宣誓條例21條,梁游二人「拒絕」或「忽略」宣誓,所以要求法庭判決主席准許兩位再宣誓是「越權」的錯誤決定,兩人議員身份應被剥奪。請問兩人如何「拒絕(decline)」宣誓?他們由頭到尾都有宣誓,而且更在主席宣佈他們宣誓無效後,書面要求容許他們再宣誓,即是他們從未「拒絕」過宣誓呀!再請問兩人如何「忽略」(neglect)宣誓?「忽略」針對的是行為(Actus Reus)上是否有所疏忽(Omission),例如:忽略照顧兒童罪,這「忽略」二字指的是監護人有否提供足夠食物給兒童;但梁游兩人被主席裁定無效的誓言,兩人是全文照讀,並無遺漏;即使政治錯誤,無聊,甚或傷害其他人的心,這些行為都不能當作法律上的「忽略」。

如果說「港獨」思想或任何表達半點兒「港獨」思想都是違法,儘管明言,根正苗紅的去立法禁止,港人去留自決!但絕非現時的偷換概念,指鹿為馬,再冠冕堂皇的利用司法程序企圖達致政治目的。前兩屆亦有立會議員在宣誓時以咳聲代替誓言。或在誓詞中加插語句,被主席裁定宣誓無效,需要再次宣誓。但政府從未運用宣誓條例21條向法庭申請禁止其再宣誓,剥奪其議員資格。擁權者毫無原則,獨裁任意(arbitrary)的決定對任何不合意的,或看不順眼的表達方式,選擇性地喜歡就用一些法例去檢控或覆核,達到其政治目的;擁權者不單止是「越權」,而是在基本上搞亂和侵蝕特區的法制!因為在普通法體系,法律的一致性及貫徹性(consistency)才是至為重要!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3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吃齋菜,做善事|林木木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