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呀,俾啲勇氣譴責梁、游啦!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奧伯倫|姚啟榮網誌

2016-10-25 23:23
字體: A A A

漫遊了Mayfield Gardens數小時,一日之將盡,應該是歸家的時候了。下午再返莊園,其實遊人已經不多,可能許多人都是乘坐觀光巴士到來,不能隨意逗留到傍晚,要趕及行程返回悉尼市。

從悉尼市中心到來,車程不少於3小時,其實中途稍為停歇一下,倒是不錯的。若是硬要闖3小時,是體能上的挑戰。州政府建議每2小時休息一下,說是善意提醒也無妨,對自己和其他道路使用者都有益處。不然打起瞌睡,再加上陽光耀眼,一不留神,隨時導致車毀人亡。不知何故,今年全國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數,直至6月底,已經達到1269人,創了5年新高。新南威爾士州更連續數年上升,主要公路上的巨型告示板更特別打出警告字樣。可是暫時還未看到有什麼具體對策,死亡人數將會打破新紀錄。

莊園位於藍山國家公園西南。通往藍山的公路就簡單叫「西部大高速公路」(Great Western Highway),由悉尼市西的帕拉馬塔市(Parramatta)開始直至藍山國家公園以西的巴瑟斯特市(Bathurst),全長210公里,最高時速為110公里。到了上藍山路段,駕駛速度最高80公里,經過小鎮,限速為60公里,所以要全程維持在高速根本不可能,中段也有交通燈號。山上雖然來回4線行車,但經常有大型重型運送木材的車輛駛過,要超越也不容易。例不如走在慢線,趁春色明媚,綠草如茵,悠然欣賞一下沿途美麗的風光。

老實說,可能近月雨水充足,滋潤大地,很久沒有看過如此翠綠的草原,偶然也看見漫山的羊群。賞心樂心悅目,原來就是大自然的顏色。

到訪莊園之前,早已盤算,不用即日往返,以免疲勞過度。年輕時有許多豪情壯語,自信有能力克服任何挑戰。所以曾經在新西蘭某日駕車超過7小時,從庫克山返向基督城;在北海道也曾經連續超過3小時回札幌。現在回想起來,不禁為自己曾經的魯莽吃驚。到了這把年紀,早已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的道理,就算駕駛着的是法拉利或保時捷,也緩慢如蝸牛。遵守安全至上的原則,維持車速限制,寫意的欣賞人生道上的兩旁風景,似乎還是一個不錯的想法。其實超速之下,提防速度偵查相機,恐怕受到處罰,心驚膽顫之餘,其餘沒有什麼樂趣。

離開莊園,還不過是下午三時多。新州施行夏令時間,撥快一小時,日落西山要近七時,好處是有較多活動的時間。莊園的停車場上車子逐漸開走,餘下的車子也不多了。我們晚上留宿的地方叫奧伯倫(Oberon),是個農業和林木業的小鎮,人口不過二千多人,從莊園駛過去,不過十多分鐘,但市中心旁邊的大型工廠,噴出白煙,好像是奧伯倫的地標,十分礙眼。究竟附近有什麼值得一遊的地方,恐怕沒有。不過要在回家的途中找一個住宿的旅館,奧伯倫和巴瑟斯特都可以。距離莊園奧伯倫較近,巴瑟斯特要再往西北走45分鐘,所以是個次選。

入住的是間B&B,即是住宿加早餐,在距離大街不足一分鐘的山坡上,旁邊是奧伯倫的高爾夫球場。原來它是球會舊會所,空間很大,卻只有三間客房:又因為屋主改建和陸續翻新,所以一點舊的感覺也沒有。在門前看見豎起了出售的廣告牌,以為是隔鄰的空地的,再一問原來屋主打算將這間B&B出售,準備迎接人生下一個計劃。既然是退休,就希望不用每天忙碌,給自己一點空間和自由,呼吸一下隨便的空氣。別以為忙碌了一生,會安定下來。因為人的壽命延長了,勞碌一生,卻未必儲備足夠的金錢讓自己安穩的從工作上退下。有些澳洲人的退休夢想,就是賣掉城市的房子,遷到鄉間的小屋,用餘錢過一些簡單的生活。如果沒有病痛,便是美滿的晚年生活。

靠在B&B客廳的沙發上,喝一口茶,遠望出去,原來是奧伯倫湖,還有湖上的天空。這天雲多,完全看不見落下的太陽。可以想像天朗氣清,晚霞一定變化多端。坐在戶外的露台上,從左到右有個全景的視野,左邊是西方日落,右邊是日昇東方,一年四季,每天都不一樣。會否看厭?未必。暫時我仍然有個不能停下腳步的心情,總希望趁還健康走出去,也靠近一點事實,用攝影的眼看世間的色彩。

(圖片來源:http://www.oberonaustralia.com.au)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片】媽我好亂呀|楊岳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