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忽然愛國|特約轉載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讓「他」為你治傷痛|陳頌紅網誌

2016-10-27 14:00
字體: A A A

如果有什麼生命戰士選舉,我猜我這個朋友一定可以坐亞望冠。

首先,他是我認識的所有人當中,最「黑仔」一個:幾年前他患心臟病要做手術,手術非常成功,心臟的問題完滿解決,不過由於手術後,體內含有過量顯影劑,令腎功能衰退,從此一星期要洗腎三次。醫生說,除非找到適合的腎,可以換掉舊的,否則,一輩子都要這樣過。

儘管如此,這個朋友依然抱最大希望,深信自己會好起來。每次洗腎後,他都如常上班,而且像平日一樣,跟同事、顧客談笑風生,絲毫看不出是一個病人。

洗腎的日子還在煎熬,忽然,醫生又告訴他,他患了肺癌。我們作為朋友,聽到後都覺晴天霹靂,情緒上有很多翻騰波動,但是他竟像沒事人一樣,即使每天要做電療,每三星期要做一次化療,他還是開開心心地繼續上班,並沒有躲在家中,怨天怨地怨命怨人。

「黑仔」到這個地步,換了是別人,相信生理或心理,都很難熬得過。每次跟其他朋友提起他,大家都豎起兩隻大拇指,讚不絕口。所以當我遇到下雨天沒帶傘、穿上新衣服不到十分鐘就勾破了等「黑仔」事情,就會把想起那個「更黑仔」的朋友,然後覺得這一切都太微不足道。

我不肯定這個朋友是天生樂觀,還是自有一套情緒治療秘方。根據今年十一、十二月號《科學人思維》,美國愛荷華大學社會心理學家Matthew Andersson指,以第三人稱寫出自己的不幸事情,是最佳情緒治療。例如把「那天我撞了車」寫成「那天他撞了車」,以旁觀者角色去回憶,既能把不快事以一個安全距離隔開,也能以第三者角度重新理解事件。紐西蘭一項研究指,把不快事寫出來,甚至可以提升身體抵抗力和痊癒能力。研究人員在受試者手臂上進行活體組織切片,然後分別要他們寫出過去不快事或者記載每天活動。結果,抒發了負面情緒的一組,手臂傷口的痊癒速度比另一組快了接近一倍。無論如何,祝這位朋友不再「黑仔」,從此安康快樂!

(圖片來源:RafiRaffee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振英毒(獨)計:借宣誓風波重施「反佔領」故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