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長假期 便溺大戰一觸即爆

曾鈺成卸責梁國雄 邏輯下崗黨性上身

2014-5-1 02:51
字體: A A A

立法會開始辯論財政預算案的各個總目,以及議員對不同總目提出的修正案,但首天便已告流會。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點名指摘社民連梁國雄,將流會的責任推到其身上。但這樣找代罪羔羊,邏輯上又是否說得過去?曾鈺成發表指控的當刻,身份究竟是立會主席,還是民建聯前主席?

關於財案(亦即《2014年撥款條例草案》)的辯論,星期三(4月30日)甫開始,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就已無理地容許民建聯李慧琼和工聯會王國興展示與首個審議的總目無關的發言道具。辯論過程中,則經常有議員要求點算會議法定人數,而須響鐘召喚議員。

據曾鈺成這位數學高材生流會後會見記者時的統計,會議進行約4小時,有8次為點算人數響鐘召喚議員返回會議廳,等候議員的時間總計超過100分鐘。撇除流會的一次,另有3次是響鐘至超過14分鐘才足法定人數,還有兩次超過13分鐘才足數。

他又點名批評,流會那一次是梁國雄要求點算人數,但梁國雄卻在15分鐘的等候時間完結之時離開會議廳,使到會議廳內尚久1人才達到足夠的法定人數。

問題在於,當時尚有其他親政府派的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大樓內,但卻沒有返回會議廳,又或者到15分鐘之時才剛好趕及或剛好未能趕及,更有議員入𨋢離開會議廳所在的樓層。如是觀之,難道流會事件就只限於梁國雄議員的責任?

再者,要求點算人數的並不止於梁國雄,獨立議員黃毓民亦多番要求曾鈺成點算人數,分別只在於最終導致流會的那一次,正好是在梁國雄要求點算人數的時候發生。

追本溯源,議員須以拉布去表達對政府、對財案(或任何法案或撥款申請)的不滿,本是在任何議會之中都合情、合理和合符規程的手段,目的在於以妨礙通過去迫使行政當局回應他們及其選民的訴求。而觸發流會,在此情況下亦自然是拉布的一部分。

因此,要是當其時在會議廳內剛好達到法定人數,而梁國雄又繼續留在會議廳之內,不讓流會發生,才是言行不一致。邏輯上,梁國雄那一刻哪有留在會議廳的道理?

擔任議長凡6年的曾鈺成,究竟是忽然忘記這一點,還是黨性上身,因而必須找個代罪羔羊來指摘一番?

曾鈺成會見記者時,提到有其他議會,會在召喚議員之時只讓議員進入會議廳,不得離開,更稱很可惜香港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沒有這條規定。但現實中,立法會職員可憑什麼把會議廳變成甴曱屋,阻止議員離開?曾鈺成可有答案?(例如若有議員急須回應大自然呼喚,是否要他們在會議廳就地「便便」?)

1840年12月5日,美國伊利諾伊衆議院的多數派民主黨議員動議提早結束會期,並把衆議院的門口都上鎖,阻止議員離開。時為輝格黨議員、後來成為總統的林肯為不讓會議有足夠的法定人數,於是跳出一樓的窗口。

曾鈺成若然以執行《議事規則》的權力為己任,就請不要再把責任推卸給個別議員,不要再把責任推卸給《議事規則》的不完善,更絕不應該質疑今次流會令立法會損失12小時的會議時間:皆因他本來就有權力,隨時決定加開會議!

根據《議事規則》第14(1)條,立法會每一會期內的會議,須在立法會主席所決定的日期及時間擧行。而根據第14(3)條,立法會主席決定會議日期及時間後,可隨時將會議的日期或時間押後或提前。此外,《基本法》第72條列明,立法會主席的職權包括決定開會時間,亦包括在休會期間可召開特別會議。

既然今個星期五本來就已預留作星期三會議延續進行,亦即是說要是沒有流會,那天就會用作審議財案及其修正案。曾鈺成大可在確定議員的意願(例如請秘書處發出通告,要求議員回覆作實)後,決定是否在星期五加開會議。如果這樣都不做,一旦真的出現「財政懸崖」,曾鈺成本人都責無旁貸。

(記者:李文傑|編輯:游清源)

(原圖為now新聞台畫面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日 上午2: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台大醫師柳林瑋:年輕的律師都知道,這種踐踏法律更沒有風骨的法律人是不值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