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婆婆駡出第一代香港人「特質」 李梓敬失言反照香港長者悲歌

陳頌紅網誌│遺言

2014-5-1 06:30
字體: A A A

遺言的力量可以很大,有時候大得像詛咒。朋友的媽媽臨終前要求兒子無論如何也要完成他的醫科學位,成為醫生,朋友咬緊牙關答應了。他辛辛苦苦地熬過了頭四年,有一天,他跑到母親墳前,坦白告訴她,其實他自小的願望是成為插圖師,而不是醫生,所以在浪費了四年之後,他決定重新追尋自己的理想,不想再活在母親遺言的陰影下。

我常常想,如果我在臨終前,提出一些要求例如「請把我的骨灰帶上喜瑪拉雅山的珠穆朗瑪峰」,或者「我很遺憾我從沒跳過降傘,請抱著我的骨灰跳一次」,甚至「如果我爸爸的壽命比我媽媽更長,你能不能嫁給我爸爸,代我們照顧他」諸如此類的話,我的親朋好友會是含辛茹苦地滿足我死前的遺願,還是沒好氣地把我的骨灰隨手撒在路邊方便狗隻便溺的沙池裡?我猜,多數是後者。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尤其是名人,會預先構思好一些匠心獨運的遺言,至少我認為蘇格拉底的遺言便很可能跟他的辯證法有莫大關係,他說的是:「我尚欠阿斯克里畢斯一隻雞,記得還給他。」

2007年6月,美國德州一名因為槍殺跟他不和的鄰居夫婦,在坐牢十六年之後被判注射毒針的死囚禮特,臨行刑之前在網上公開徵求笑話,以作為他在行刑前的遺言。

沒多久,他便收到一千三百個笑話,不過獄吏認為行刑前嘻嘻哈哈是對被他殺害的死者不敬,於是規定在場人士無論聽到該禮特說什麼都不許笑。

結果,禮特說的是:「死亡令我重獲自由,好笑嗎?我再說另一個,我不是禮特,但是你們已經無法阻止行刑了。」

當然,有很多名人的遺言果真是字字鏗鏘,擲地有聲。

例如哲古華拉被槍殺前的「革命永垂不朽,開槍吧!你這個膽小鬼」。

例如袁崇煥被判死刑後的「一生事業總成空,舉世功名在夢中,死後不恐無將勇,忠魂依舊照遼東」。

還有秋瑾赴刑場前的「秋風秋雨愁煞人」。

我很佩服這些能坦然面對死亡的人,頭將落地,還有心情構思這麼慷慨激昂的遺言(雖然「秋風秋雨愁煞人」只是引用清朝詩人陶澹如的詩句),我想我會聲淚俱下地問行刑官:「你猜如果我賄賂你的話,可不可以不用死?」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日 上午6: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為什麼要找尋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