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張志剛:酒吧區亦有洋人隨街便溺 避談「童子便便」應否繩之於法

游清源網誌│記住:你已經無家可歸了!

2014-5-1 10:30
字體: A A A

今天是五月一日。九年前的這一天,我第一日來到《信報》上班。當時,報館還在北角工業大廈,現在是牛頭角聯僑廣場,英文名稱United Overseas Plaza,意謂「一個聯合團結海外華僑的廣場」,叫人想起被定性為「挾洋自重」的陳方安生和李柱銘,而《信報》又的確有不少海外讀者。假如愛有天意,我希望這個「海外」不是關於「流亡」。

我是在勞動節開展我在《信報》的工作的,彷彿是天意,預示我的命。從此,星期一至五,我就很少正正經經睡多過四小時。

去年十一月一日,我離開了《信報》。打後的一個月,忽然浮現無家可歸的感覺。及至去年十二月中,開展了《852郵報》的前期工作,開始有點踏實感,只是偶爾離地,但依然揮不去《信報》的即與離、是與非、喜與悲。大抵,過了天命之年,還要「被離家出走」,還要做「超齡孤兒」,還要主演「老頑童歷險記」,不免有點無端喝下一杯廉價暖咖啡的感覺,酸酸的,澀澀的,卻又依然帶點甜。

關於「無家可歸」,日前為了奧巴馬而看了《壽司之神》,看罷良久,主人翁小野二郎一句話,依然在舉頭三尺的空間盤旋。

小野先生說,九歲時,父親去世,他告訴自己:「你已經無家可歸了!」從此,他就做壽司,一做七十九年,憑的,就是這句話。

「你已經無家可歸了!」同樣一句話,小野先生也說給他的次子隆也聽。事緣隆也打算在六本木開店,自立門戶。小野先生批准了,但竟然發出「哀的美敦書」,說:「你出了去就不能回來,你已經無家可歸了!」他指出,不少父母都會對出外闖的子女說,失敗了,就回來吧,這樣說,子女只會一事無成。

離家出走之後,小野先生的人生是從捏熱毛巾開始的。毛巾要極熱,熱到手掌起水泡仍須捏下去,因為「首先要學捏熱毛巾,否則你根本不會懂得捏壽司」。一條毛巾一道氣,一定要捏下去,因為,你已經無家可歸了。

【壽司之神與香港精神4•完】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馬德會無懼大巴陣作客反「車」 歐聯決賽上演西班牙首都打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