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精華游清源】美國十蚊兜是咁的⋯⋯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要看著我|陳頌紅網誌

2016-11-3 14:00
字體: A A A

也許是睡眠不足、也許是內分泌失調、也許是「屈」友人請吃鐵板燒的報應、也許是上天讓我重拾青春的樂趣──臉上竟然長了一大顆,請容我強調:是一大大大顆的青春痘,而且還長於眼下偏向鼻子的中間位置,無法以頭髮遮遮掩掩。即使塗了遮瑕膏,依然清楚看到一大大大顆明顯突出的肉粒,只是顏色沒那麼紅而已,完全稱不上「遮了瑕」。

最討厭的是,這星期跟朋友上街,男也好、女也好,他們跟我說話的時候,眼神每隔三秒,就會不其然移到那顆青春痘上,彷彿跟他們聊天的、陪他們吃飯的,以及即將主動付賬的,是那顆青春痘。

所以,決定了。在這一大大大顆青春痘未凋謝之前,不會再見任何朋友,連在街上碰到都不會打招呼。

於是我終於可以體諒,為什麼多年前有一個朋友,會因為長了唇瘡而缺席舊同學婚宴。換了是我,我都會這樣做。否則在難得有這麼多舊同學聚會的喜慶場面,最讓人記住的,就只有那一顆耀目唇瘡,會叫人好沮喪。

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心理學家亞當.奧特在《粉紅色牢房效應》中也提到一項類似實驗:受試者準備跟陌生人進行互動之前,研究人員告訴其中一半人,會有化妝師在他們臉上畫一條疤痕。畫完後,受試者可以在鏡中看看自己變成什麼模樣。然後,化妝師再為他們塗上一層乳霜,確保疤痕不會中途褪色。當這些受試者跟陌生人見面聊天,他們都表現得焦慮不安,而且對陌生人的反應,出現很多負面聯想,並認定對方經常盯著自己的疤痕。於是,他們對會面的評價,比另一半沒有受到疤痕困擾的人低很多。但事實上,化妝師為他們塗上最後一層聲稱是防褪色乳霜時,已經偷偷把疤痕抹掉。所以,一切不安情緒以及負面聯想,都是受試者的心理作用,可是卻形成一個互動障礙,令他們不能正常地跟其他人相處。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有一次我沒化妝時遇到舊同事,一直覺得她說過「你好殘」,其實她什麼也沒說,甚至好像不記得我是誰。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宣誓覆核】特首宣誓若出問題政府律師稱交法庭處理 官:如此或快有另一司法覆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