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now新聞:北京「10人名單」 包括陳馮富珍

【新科立會×宣誓覆核】梁特連日含糊其辭 實分三大點隨時自打嘴巴|廣雅仁

2016-10-28 00:31
字體: A A A

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聯合就立法會主席權力的司法覆核案件,將於下周四(11月3日)展開聆訊。前日(25日),政府一方向法院提交修訂的入禀狀,要求法庭頒布將青年新政兩名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的議席懸空,申請理據基於《宣誓及聲明條例》21條,指兩人拒絕或疏忽宣誓,要求取消他們就任資格。

無視破壞三權分立傳統的輿論壓力,政府堅持提請司法覆核的主要目的,相信大家都清楚,就是為撤銷梁頌恆及游蕙禎的議員資格,但政府作此申請又是基於什麼理據?撇除已被法官區慶祥駁回的臨時禁制令申請,綜合已知的政府入禀狀的內容,及梁振英本人在公開場合對事件的回應,或可總結為以下三點。

第一、 律政司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指「如任何人拒絕或疏忽宣誓,若該人已就任,則必須離任;若該人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政府新修訂的入禀狀特別加入以上這點,補充原有入禀狀中提到梁頌恆在宣誓時手執聖經的手勢,代表其沒有真誠宣誓,而且用「支那」代表China的讀法有侮辱成分,質疑他們是拒絕宣誓或故意使宣誓失效,已經違反《基本法》第104條,要求法庭頒布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無權再度為梁、游兩人宣誓,並新增一句「若他們已經就任,則其議席應該被懸空」。

修訂的入禀狀又補充,秘書處從9月20日至宣誓前一日,三次提醒議員須按《基本法》第104條宣誓,並表明根據《議事規則》第一條,議員須完成宣誓才可出席會議。

第二、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早前被問及對特首及律政司史無前例聯合提出司法覆核,挑戰立法會主席權力有何看法時,她解釋,律政司或任何一個選民都可以就一位議員的資格,提出法律程序上的訴訟,行政長官亦是選民,所以並沒有問題。

譚惠珠此言也並非信口開河,因根據《立法會條例》第73(1)條,「選民或律政司司長可針對任何以議員身分行事或聲稱有權以該身分行事的人,以該人已喪失以該身分行事的資格為理由,在原訟法庭提出法律程序。」

所以,該條文也可能作為政府入禀該司法覆核的其中一個理據。但其實,居於上亞里畢道、任特首前居於山頂貝璐道的梁振英,如果是已登記選民,則幾乎肯定是港島選民,斷不可能是游、梁二人所屬的九龍西和新界東之選民。

第三、 上文提及,政府的入禀狀提到梁、游兩人違反《基本法》第104條。該條文的具體內容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回顧梁振英星期二(25日)在出席行政會議前見傳媒,回應外界指政府行為破壞三權分立的說法時,特別多次強調,「根據《基本法》,行政長官是政府首長,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

梁振英所指的,應該是《基本法》第43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而作為特區首長,根據《基本法》第48(2)條,他同樣有「負責執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法律。」的職權。

若然梁、 袁一方就此借《基本法》第43條及第48(2)條賦予他的權力,執行上述的《基本法》第104條,入禀法院指兩位議員宣誓時違憲。

從《基本法》第104條的內容可見,條文對宣誓方式的規範對象,除了有立法會議員,還包括特首、法官及司長等。換言之,特首和律政司司長就職宣誓時,若有什麼疏忽或閃失,同樣違反《基本法》第104條。

如此就不禁問,如果特首就職宣誓時犯錯,其本人是否會根據《基本法》第43條及第48(2)條賦予他的權力,執行《基本法》第104條,控告自己宣誓時有違《基本法》?若犯錯的是律政司司長的話,他或她又可否參與向特首提供法律意見去控告自己?

由此路進,第104條如果全由特首「執法」,又是否合乎憲政倫理?

(撰文:廣雅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8日 上午12:3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如果下屆特首選舉,只得胡國興、曾俊華兩個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