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y退出:不捨之餘也是改革契機|鍾樂偉網誌

黃思穎

-在社會浮沉的點點

其實沒什麼,只是傻傻的記錄正在社會中跌跌撞撞的自己。

比起化妝,補妝在韓國最常見。|在社會浮沉的點點|黃思穎

2016-10-29 12:08
字體: A A A

日本東急電鐵近日推出化妝篇的廣告,呼籲女性勿在列車上化妝,更形容這行為是「失禮」,會令人反感而被廣泛討論,質疑當中有涉嫌性別歧視。雖然如此,鐵路公司仍未有停播這個廣告。

然而,車上化妝有錯嗎?正所謂女為悅己者容,女性打扮都是希望以最佳的姿態對人,繼而受到別人讚賞。當然打扮亦可以是自我愉悅。老實說,我也是到了韓國,認識了Oppa 才開始接觸化妝;在此之前,我連cc cream呀,甚麼bb cushion等都不清楚。

大概韓國與日本對「美」有種執著;韓國街頭上亦是很難找到不化妝的韓國女性,「阿豬媽」都會把自己化得漂漂亮亮的。不過,在車上化妝這個行為,甚少見到,相反補妝的比較多,這令我想起初到韓國乘車時的情境。

當日我如常聽著歌,在月台上等候開往聖水的列車,之後一群與我年紀相若的女學生們走到我旁邊的車門。起初我不太留意她們之間的互動,但她們一個接一個從袋子裡取岀時下流行的cushion,檢查自己的妝容;有的補補粉,有的整理劉海,有的更互相交換唇膏重新塗上鮮豔的紅色口紅,真令我好奇。

列車到後,她們坐在我對面,就開始發現我這個沒有化妝的女生,由於我韓文不是太好,只是勉勉強強明白她們在說甚麼。「她應該不是韓國人,對吧?」、「怎麼她連口紅也沒塗上?」、「我無法像她般不化妝出門」等等。現在想起那時候的我,真後悔沒衝上前「寸」她們,「不化妝有罪嗎?總好過你們化成一模一樣,而且面與頸部有明顯的『兩截色』!」

但最神奇的事是,回到學校我又重遇她們,今次是在女洗手間中;我站在化妝鏡旁等候我的韓國朋友,對,她也正在補妝。開頭我認不出是早上說我的那幾位女生,不過其中一人的舉動吸引了我視線:她從袋子裡拿出滿滿的化妝袋,取出一個迷你電髮棒,然後走到我旁邊找插頭,開始為她的頭髮定型。「天呀,都只不過是上學!」我心想,而我的韓國朋友卻看得自然,淡淡地說:「慢慢你就會習慣。」

從此我不得不佩服她們,對自己的造型這麼上心⋯⋯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29日 下午12:0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羅湖站擬建8,000呎邊境購物城 中國地產申建新田臨時購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