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都老了|有情360網誌

後花院廢老 -小英國人看天下

-小英國人看天下

一個殖民地奴化教育的產物,日常思維紊亂、語文不中不西,發呆時只記掛著自家後花院的小草坪,假道學得來又自我感覺良好。糊裏糊塗、居然在文字圈子混上大半生!

再談火車生活——公共交通上的禮儀|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2016-10-30 08:00
字體: A A A

今天剛跟一位先後派駐過多個國家、在多個亞洲大城市生活了頗長日子的資深記者見面閒談,他講起作為外國人在日本的生活實在非常寫意,但其實當地人、尤其是女士卻仍受著許多框框條條約束,他的行家太太是東方人,在駐日時要刻意在名片上突出她的外國姓名,讓採訪對象一開始就知道她是個不受約制的外人,不會品評她不夠禮貌周周。這令我想起最近日本鐵道公司推出了幾個用誇張手法來提醒火車搭客的短片,其中一段似在嘲諷女士在車上化妝,在社會引起了很大反響。有人批評鐵路公司太離地,不懂顧客的苦況,相信一向著重儀容的日本女士都是迫不得已,才將還未上妝面容在大庭廣眾暴露出來。

提起女士在車廂上化妝,我的香港經驗可確是有投訴,記得好一段日子,我大清早從市郊坐上擠迫的火車上班,每天在差不多時間,總要盡量避開同樣幾位利用這35分鐘車程來化妝的女士,既然天天如是,我倒相信她們可認為是在充分利用時間,已成為習慣。對她們的例行美容示範,本來也無傷大雅,可是偏偏她們就喜歡在擠迫的座位上用心地、大動作地抹面上粉,不斷左右開弓、旁若無人。我有次被她連中多㬹後,惟有急忙讓出舞台給她繼續表演,可是她理所當然地全神貫注、一於懶理。另外,我亦有好幾次在香港的地鐵上,見到乘客旁若無人在剪指甲和腳甲,簡直享受得好像在家一樣。見到這些情況,我挺懷念以前小學上的衛生和社會課,恐怕這些大哥大姐們都是未有機會上過這些課,又或許日子太久遠,完全忘記了基本的公德和禮儀,更可能又是土地不足,大哥大姐都欠缺私人空間,所以要在公共場所表演絕技。

不要訕笑我又去追捧外國月亮,但在英國的日子雖然每朝依樣迫火車,但確實極少遇上這類讓人見笑的情況,相信多少跟這邊人人自小就著重私人的空間,儘管他們在公眾地方時有親暱表現,但許多個人潔淨儀容的事,通常都不會在大庭廣眾下進行,大家在公共交通工具和公眾場所都有所收斂,生怕干擾其他人。最近因為英鎊匯價下挫,到訪英國的朋友不少,有好幾位都提及到大家在地鐵、巴士和火車上感受到的安靜,即使相熟的朋友相遇上都只會低聲傾談,甚少聽到有人高談闊論(遊客除外),好像大家都想利用這短暫的時刻稍作清淨一下。

我以前每天上班來回都花上幾小時在火車上,非常記得有一遍,火車訊號又有點問題,列車行行停停,大家正安靜地在不耐煩、在忍受著,一位女士在跟朋友傾馬拉松電話,隨著行車時間愈來愈長,她愈談得興起、聲調愈提高,逐漸全車人都被動成了聽眾,有個別搗蛋的,還無聲地張口模仿她說話的語氣,車廂的氣氛變得調皮古怪,大家好像在欣賞一次另類表演。就當這超長的電話談話結束(其實我們只知道一方內容),剛收線的一剎那,突然全車人都鼓掌起來。那位女士的闊面紅得無處藏,火車一抵站就趕快下了車。列車再啟動,我鄰座的搭客轉過來、笑笑口輕聲問我;我們剛才是否過份了一點呢?我只能笑笑回應 ,相信好一段日子都不會遇上那位女士的了!

(圖片來源:わたしの東急線通学日記 My Diary of TOKYU LINES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30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少女》:在黑夜中走鋼索的人們|林兆彬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