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曾俊華隔空駁梁特「心無二用」論 「有幾多個人真係一心淨係做一樣嘢吖」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崩潰|鴻爪|秤上評下

2016-10-30 11:39
字體: A A A

梁游兩位議員宣誓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漣漪繼續擴散,立會兩次流會,立會主席原意兩位議員再次宣誓,但數日後改變初衷,自我推翻原裁決;改為調動大會議程,押後為梁游兩人監誓,直至法庭就特首申請司法覆核一案有判決時再議。立法會主席解釋新決定是「立會議程」不能與《基本法》相違背,意即《基本法》蓋過《議事規則》,主席並否認自己轉軚,解釋只是不同時間的不同決定。聽落十足大條道理!?

夜闌人靜時,偶有聯想,如有機會,願意再走一次人生路嗎?即使有此機會,回復年少艾艾,但那時年青的內心世界;有限的認知;自我反省的能力應完全一樣;如外界(external)的客觀事物絲毫沒有改變,那麼,原來人生路的決擇和猶豫還不是一樣?再走一次,又有什麼意思!只有在外界事物有所改變時,人生路上的決擇才可能截然不同。同理,立會主席這次的自我反省,如果不是轉軚,究竟外界事物有什麼改變,促使他在短短數日內,作出完全不同的裁決?

這幾天以來,《基本法》和《議事規則》皆隻字未變;即使特首提請的司法覆核一案中,重點亦在《宣誓條例》21條,要求法院判決梁游兩人在立會首日宣誓時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因而無效,並沒提及《基本法》的凌駕性和是否與《議事規則》有所衝突。更何況特首的司法覆核中,法庭已拒絕「臨時禁制令」,沒有不讓兩位議員再次宣誓。所以這些都不應是使到主席改變初衷的外界理由;而主席亦屆「不惑」之年,沒可能在聊聊數日內「頓悟」。剩下來可以影響的客觀事實就是「建制派」所發動的「流會」和揚言會發動的再次甚或多次「流會」,和中央的明示和暗喻。

「流會」不是泛民議員的專利,「建制派」議員一樣可以策動「流會」。「流會」是一種表態,阻礙議會通過某個議案。不難想像,泛民號召「流會」力阻的議案,應是建制派擁護的項目,反之亦然。雙方政治目標不一樣,既然是政治議題,自然各有立場,亦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每次「流會」後,雙方議員各為立場互相指責,市民亦可了解。回歸以來,「流會」多由泛民策動,希望以少數制衡多數,建制派擁大多數議席,如要通過或反對議案,只需齊齊舉手即勝,無需流會。但今次建制派策動「流會」目的,並非是針對立會的某項需表決的議案,而是阻止兩位民選議員宣誓就職。嚴格而言,這和力阻某項議案通過的「流會」行動有根本的不同,因為建制派不可能以票數多就剥奪了議員的宣誓權利。「流會」是利用程序達到政治目的,但今次建制派的「流會」是更上一層樓,完全是霸權、粗暴,土豪式的「霸王硬上弓」的流會。法庭雖然拒絕禁制,但建制派議員卻以「走後門」的方式,繞過司法決定,幫助特首心想事成。

太陽底下無新事,這事件中顯露的「曲線達標」,「口是心非」都不用提了;但曾幾何時,有見過立會主席因為「流會」的威脅而改變初衷?泛民的每次「流會」,主席的態度只會更強硬,號召各路人馬坐定定,再提議案;政府的態度亦是如此,拒絕任何修改或抽調議案,一樣照上!但這次,主席面對一個霸權式的流會,所採取的回應就是「跪」!從來沒有幻想立會主席會持平或政治中立,但為免得罪同路人,或激怒中央,五體投地式的「跪」,然後千方百計的自完其說,放棄的不只是主席的個人誠信,而是維持香港社會,行之有素的「香港制度」!「制度」就是「秩序」和「規矩」。代表港人心中的對與錯。

梁游兩人出言不遜,宣誓不誠,是口舌招尤,這些指責港人理解,亦希望兩人能深自反省;然立法會主席代表的是立法機關,港人力爭的三權分立的其中一環;現時特首仍由小圈子選舉產生,選前需向中央祈福,勝出後亦需由中央任命,能有多少獨立性,港人心中明白! 故此立會主席的堅持和取向尤為重要。外界未起任何變化,又沒有新事物促使改變,立會主席180度轉向,這種唯命是從的「跪」,將本是香港內部事務的《議事規則》拱手奉上中央,完全接受了「黨說錯的就永遠不會是對」的歪理。這種做法,貶低了港人那明辨是非之心(Keen sense of right and wrong),徹頭徹尾崩潰了香港制度和秩序。如此下去,香港還能走多遠!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30日 上午11: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圖輯】當我遇上大澳畢加索|乜乜冰室|Tam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