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男女吃「譚仔」新蒲崗大廈分店外賣後 現食物中毒癥狀3人要留醫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廢物回收|姚啟榮網誌

2016-10-31 23:45
字體: A A A

早上四處跑步去,沿途看到路邊堆放的棄置雜物,一堆一堆的放在草坪上。心想應該是區議會的回收大型雜物的活動又來了。這次是隔鄰的區議會安排,和我們住的區的收集日期不一樣。我們的收集的日期是一月中和七月中。起初還大致記得這兩個日子,後來才發覺,家中沒有用的東西都全棄置了,沒有想到還有什麼要處理,結果靠别人門前擺放的雜物才知道日子又來了。有些區議會乾脆取消這兩個收集日,原因是覺得大家把棄置物擺放得亂七八糟,好好的街道變成垃圾場一樣。代替的方法是直接致電,叫區行政部門派人收集,但許多人自己的生活亂作一團,要先經安排一下要棄置的雜物,可能難比登天。與其這般麻煩,倒不如趁月黑風高,深宵之時,隨便拋棄垃圾在別人的門前。

事後執法人員用膠紙把棄置的垃圾圍起警戒線,旁邊的告示寫道:犯罪現場,等待有關人員調查。到底有沒有人落網,無從得知。除非在每條街道上都安裝攝錄機,24小時不停監控。但安裝費用不菲,而且有許多錄影的盲點,可以說是杯水車薪,究竟有沒有效也是見仁見智。我們都說通過教育,是否又應該推卸責任給學校?而且學校是否能夠有效推行?有人認為澳洲地大物博,拋棄一件兩件廢物,自然有人舉報,接着區議會又會派人清理,不是行之有效嗎?其實許多人都會考慮到這樣做的後果。與其用刑責,當然身教和家庭教育更為有效。

以前有緣參加過一個到日本的體育交流活動,與當地小學生在一個野外營地燒烤。只見他們由準備生火、安排燒烤和食物分配,到事後的清潔和執拾,都井井有條,離開時所有地方一塵不染,甚至燒烤爐比原先的更乾淨,看得我們目瞪口呆。你可以說可能他們事先經過嚴格訓練,特地把好的一面展示在外賓前,所以不過是討好別人的行為。當然我也毫不懷疑日常生活中有些日本人的禮貌表現看起來很不自然,毫不必要。但看深一層,這樣的禮貌並不討厭,也可能根本是他們生活習慣的一部分。對於一個旅客,這個經驗自然深刻難忘。我也無法想像澳洲人可以完全理解。每一次當朋友問我渡假的好地方,我自然想到日本。除了購物,還有些行為令人如此懷念。

現在我們說澳洲人這樣,澳洲人那樣,到底我們說的澳洲人是怎樣的澳洲人。澳洲人是否還是大家心目中的白人。其實以悉尼為例,走進一些移民聚居的地方,你根本不以為住在澳洲,店舖的招牌更寫上他們的文字。我們有意大利人、越南人、中國(可以分為香港和中國大陸)人、韓國人、印度人、中東人等的地區,更可以再仔細分出許多不同地方來的移民的聚居點。譬如說我們稱為的中東人,其實只是一個統稱。中東有22國家,半天也弄不清楚全部。所以要說誰是真正的澳洲人,只看五官,其實很困難。不過許多澳洲人的口音,跟美國人的口音一樣獨特,只是要一張嘴說話,自然知道誰是澳洲人。有許多人來到澳洲,首先聽不慣的便是澳洲英語。

年老的澳洲人的祖家大多在歐洲。例如我的鄰居來自愛爾蘭,當上了刑事律師和議員,後來更成為州政府的律政司。現在從政壇上退下來,又再重操故業。每年的棄置廢物期間,總見他把雜物推出屋前草坪等待收集,當中不少是競選宣傳品,也有桌椅、沙發和煑食用具,琳琅滿目。每一次回收,總是見他不斷把東西推出來,好像有永遠棄置不完的廢物。這段時間,很多現代收買佬駕著卡車經過在棄置滿街廢物堆找尋值錢的東西。也有不少鄰居看看有什麼有用的東西,拿回家中修補一下。

曾經有一回大家棄置的都是顯像管的大電視,大大小小,正值數碼廣播全面開啟的時候。政府呼籲大家購買一個數碼廣播接收盒,接駁到傳統的電視,就可以解決過渡的問題。不過在鼓勵消費之下,數碼電視的價錢越來越低,畫面相對越來越大,畫質也變成高清甚至超高清。因此大家都毫不考慮是否叫浪費,趁廢物回收,丟掉在路旁,直接買新的就算了。近日的回收廢物大多是微波爐、雪櫃、牀褥和發霉的兒童玩具。如果細心檢視,可能看出當中一段奇妙的往事。

如果看到一個坐廁放在草坪上,可有聯想到什麼?今天我如此好運碰上了,幸好它簇新得看起來不像是使用過。可能有人買了它後覺得不適合,就希望有心人士會考慮帶它回家。不過每人的對坐廁的要求跟生活習慣般不一樣,也視乎經過路邊的人會不會停下來。生活中有許多如斯奇怪的遭遇,就像這個等待新主人的坐廁,不是每個人都會多看一眼的。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31日 下午11: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科立會×宣誓覆核】 梁君彥無視法庭書面判詞後日再拒梁游宣誓 張達明:違背法官裁決之平衡|郭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