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物回收|姚啟榮網誌

【新科立會×宣誓覆核】 梁君彥無視法庭書面判詞後日再拒梁游宣誓 張達明:違背法官裁決之平衡|郭予真

2016-10-31 23:29
字體: A A A

繼上周三(10月26日)立法會大會,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決定押後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宣誓後,後日(11月2日)的大會議程亦未有把梁、游列入宣誓名單。青政二人及非建制派擬待劉小麗宣誓完畢、與UGL事件有關的呈請及口頭質詢完結後,非建制派議員才護送梁、游進入議事廳要求宣誓。其實,梁君彥一而再、再而三拒絕青政二人行使宣誓權,是否符合法庭早前的裁決,是否尊重法庭?

隨着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區慶祥的書面判詞上星期五(28日)公布,公衆亦自有答案。

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律政司司長本月18日入稟原訟庭,司法覆核梁、游二人的宣誓和議員資格,入稟當晚雖得到審理的區慶祥批出覆核許可,臨時禁制令的申請卻被駁回。書面判詞則及至上周五才公布。

代表梁君彥出庭的,為資深大律師翟紹唐。據區官的書面判詞,翟紹唐在庭上指出,梁君彥不認為一次宣誓失敗,就已構成「拒絕或忽略」宣誓,因此決定再為兩名議員監誓。區慶祥更於判詞第8段表示,他同意翟紹唐的說法──除非梁、游的宣誓資格被取消,否則他們依然是在合法選舉當選的議員,於現階段剝奪其立法會代表權所引起的傷害,將造成不良及不利的影響。

此亦是區慶祥之所以批出臨時禁制的主要原因之一。

8. On the other hand, I agree with Mr Jat’s submissions, which are adopted by Mr Pun and Mr Tam, that there would be significant prejudice caused to the public if Ms Yau and Mr Leung are to be deprived of, in this interim period, to represent their respective electorate in the LegCo. As Mr Jat emphasises, unless declared disqualified, they are still properly elected LegCo members expected to represent their electorate in the LegCo. The undesirable and adverse effect caused by the prejudice of depriving their representation in the LegCo, at this stage, cannot and will not be compensated, and is not qualified and corrected by the fact of these proceedings, and the fact that leave has already been granted in the judicial review. (下間線和粗體為本文所加)

換句話說,梁君彥及後裁定不許梁、游再次宣誓,與梁君彥他本人的代表律師在庭上就臨時禁制令一事向法官提出的理據,完全背道而馳。

翻查判詞,區慶祥曾指出,平衡到梁、游及公眾或承受的不公將不能被彌補,因此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又稱平衡各方利益,政府不足以說服法庭批出臨時禁制令。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區官的判詞已作出「平衡」,梁君彥的行為雖未至於推翻己方原本於庭上的說法,卻已違背區官以法律所做的平衡。

但張達明補充,梁君彥未有表達梁、游沒有議員資格的意思,只稱自己沒權監誓、政治壓力大而作「痛苦決定」,因此未算是「改變供詞」。

另一方面,梁君彥之做法表面上已違反立會本身的規定和相關的法例,惟至今仍未向公衆解釋他的決定如何合法合規。

梁君彥在上周三大會中,先後引用《議事規則》第1條及第19(1)條 ,分別要求梁、游立即離開會議廳,以及證明主席有權調動議程。

翻看條文,前者指出立法會議員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規定作出宣誓後,才可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但卻在劈頭有「除為了令本條規則得以遵從者外(Except for the purpose of enabling this Rule to be complied with)」之但書;至於後者,則列明立法會議程由主席決定。

但同時,《議事規則》第18條亦指,每次會議事項均須按次序處理,首項為進行宣誓。更重要的是,該條文指宣誓無須事先作出預告而進行,而即使不獲立法會主席許可,亦可進行。而《內務守則》第1條亦提到,宣誓次序須按議員中文姓名繁體字筆劃多少編排;姓名筆劃最少的議員先作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

由此路進,宣誓必須在議程中排頭,並且在會議中首先處理,而梁、游二人亦必會排在同樣仍未完成宣誓的劉小麗之前。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則指出,立法會議員須於其任期開始後盡快(as soon as possible)宣誓,如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則須由立法會主席監誓。

若以以上三條條文審視梁君彥決定,梁又是否有違規之嫌?

其實,《議事規則》第18條的「不獲主席許可亦可宣誓」和《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的「主席需監誓」,似乎相當矛盾,若不獲主席許可,議員又如何獲主席監誓?張達明回覆《852郵報》解釋,這代表無論如何,亦需主席「同意」議員才可完成宣誓。換言之,即使議員硬闖,並隨即自行「盡快」宣誓,只要主席不監誓,議員同樣無法宣誓。

那麼,到底梁君彥是否可拒絕為議員監誓?張達明承認視乎實際情況。他舉例,若非有法庭命令,梁君彥仍可以「點都唔肯」,因此還需等待法庭判決。

(撰文:郭予真;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0月31日 下午11:2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閨蜜干政】干政醜聞曝光歸功靠進步媒體 傳統媒體加把口為助執政黨割蓆|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