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蘇足總力爭世盃外戴虞美人花 無懼國際足協威脅扣分|杜連魁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妖精·殺人·萬聖節(五)「它」可能是怪物,亦可能是人心。|恐懼鳥網誌

2016-11-3 22:15
字體: A A A

或者美國傳媒對「恐怖血案」的看法和我們香港不同呢?小編恍然大悟,於是把搜索範圍擴展到「可能未去到上報紙的萬聖節恐怖經歷」上。

最後結果沒有令小編失望,有不少網民在萬聖節都曾經遭遇變態漢經歷,而且案件數目是數以百計,絕對不可以小看,例如戴上小丑面具的陌生人突然出現在花園、被一夥戴不同面具的人拐上車、被穿怪異服裝的人用真刀追趕⋯以下小編就節錄了一個比較有趣的個案(網民名Darthmaxx66):

延伸閱讀:
看到近日《真人快打X》下載包出了新角色面具魔傑森(Jason Voorhees),讓我想起在14歲萬聖節時一次可怕遭遇。那一年剛好14歲的我正處於一個「應否停止玩Trick or treat」的尷尬位。當時我很多同學已經厭倦Trick or treat「笨小孩玩意」,又或者他們的父母不再讓他們夜遊。我和父親商量過後,也決定那一年會是我人生最後一次Trick or treat。

於是10月31日晚上,我穿上父親為我準備的喪屍裝,拿住一個枕頭袋作糖果籃便獨自上街。由於是最後一年,我就像瀕臨破產的推銷員般,挨家挨戶地拿糖果,總之愈多愈好。天還未黑,我的枕頭袋已經滿了¾,但我仍然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就在此時,一輛黑色貨車突然駛到我旁邊時停下來。

一名身穿黑衣,頭戴傑森面具的男人由車廂走下來,面向著我。

「很酷的傑森裝。」我嘗試表現得友善,然後用最快的步速離開。

「喂,喪屍,你想要些糖果嗎?我這裡有一整袋!」他用膠袋攔住我的去路,膠袋裡頭是一大堆糖果。
大家要記得我當時只有14歲,還是一個笨小孩,於是讓那個陌生人把數夥糖果倒進我的枕頭袋。

「記得要盡快把糖果吃光,你一定會愛上他們。」欖球面具背後發出猥瑣的笑聲,然後便揚塵,留下我一人在街上打冷抖。

其實那一刻我理應立即飛奔回家,但看到還有數條街便掃完一整區,於是繼續走下去。

但在問多三四戶家人拿糖後,一陣不舒服的感覺突然由我腦海發出,再像電流般流遍全身。當我回頭一望,發現那輛黑色貨車就在離我不到十米的地方。

被我察覺到他的存在不單沒有使他退縮,反而愈駛愈近。每當我去過一家人拿糖時,出來便會發現他離我又近了數米。不一會兒,那輛車已經近得我可以看到那個假扮傑森的男人,坐在車上用那雙不懷好意的眼睛凝望著我。

我的心臟跳得愈來愈快,神經愈來愈繃緊。直到某個點,我終於承受不了身後傳來的壓力,拔足狂奔,一口氣跑了好幾條街。那一刻最讓我感到恐懼的是,那名男人也擺脫偽裝,踏油門從後追趕住我。

幸好我及時跑入附近一片樹林,由山路回家。回到家後,因為我實在太疲憊,把枕頭袋擺在廚房便走去睡覺。

第二天早上,當我醒過來時發現爸媽臉色凝重地看著我那個枕頭袋,手中拿著那幾顆傑森給我的糖果,見我醒來便質問我那些糖果從哪裡來。我向他們說起聽晚被車追趕一事後,他們嚇得立即報警。我想你們也猜得那幾顆其實是藥性極強的「安眠藥」。

但我想整次經歷最讓我不安的地方是,即使我們報警後,警方也沒有找出那名男子的真實身份。換句話說,每逄萬聖節他仍然在街道徘徊,等待那個會吃下安眠糖果的小孩⋯

當小編寫到這裡時,已經是31號晚上6時。由於工作關係,小編今晚應該不會到街上慶祝,但你們會嗎?如果會的話,小編希望你們記得在萬聖節狂歡的背後,始終有一些黑暗的東西在蠢蠢欲動⋯

「它」可能是怪物,亦可能是人心。

(圖片來源:恐懼鳥FB)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3日 下午10: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妖精·殺人·萬聖節(四)「如果給的是毒藥,你們還會搗蛋嗎?」|恐懼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