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指大象可吸引逾三倍遊客 停獵殺可增非洲旅遊業收入|杜連魁

【宣誓覆核】釋法勢聚焦基本法104條? 梁家傑:人大用政治意志頒佈聖旨|廣雅仁

2016-11-2 22:33
字體: A A A

高等法院明日將審理政府就立法會主席權力提請的司法覆核案,同時,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已經在北京召開,人大日內會就宣誓風波釋法的傳聞亦甚囂塵上。

昨日引述消息人士指人大將於覆核案審訊當日釋法的網媒《巴士的報》,今日再次透露,此次人大釋法的主要內容聚焦《基本法》第104條,明確條文內「依法宣誓」的具體含義。

該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指,釋法主要分三個內容。一是依法宣誓要「真誠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可有相違背的意思;二是釋法還將點出各種不依法宣誓的表現形式,包括在宣誓時加字、斷句、扭曲發音等;三是以及會釐清監誓人的權力和責任問題。

「人大搶咗單案嚟判」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以上三點其實就是此案的爭論點,相信明日法庭審訊時,雙方也會聚焦這三點討論。他指,如果人大的確是就104條進行以上的釋法,則是「搶咗單案嚟判。」

《基本法》第104條的完整內容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梁家傑指出,該條文的內容屬香港內務,不涉及中港事務或外交,中央若要就此釋法將會向外界及香港釋放一個危險訊號,讓人覺得香港與北京、上海已經沒有分別。他又指,第104條條文簡單,而且已經寫得很清楚,認為沒有任何釋法空間。

九七後人大首次主動釋法

根據《基本法》第158(3)條,人大釋法的前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並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人大常委曾四度解釋《基本法》,分別是1999年居港權問題、2004年普選問題、2005年補選行政長官任期及2011年的「剛果案」。

過往四次釋法,只有「剛果案」最終是由終審法院五位法官,通過投票,裁定需要提請人大釋法;首次就居港權的釋法,是政府就終審法院有最終判決後,認為裁決與《基本法》立法原意不符而提請釋法;2005年政府就補選行政長官任期提請人大釋法,迫使陳偉業撤銷有關的司法覆核。至於2004年的人大釋法,則不涉及司法程序。

以上可見,雖然歷史上三次涉及司法程序的釋法,只有一次是由終審法院向人大提出,但起碼其他案件的釋法都發生在法庭審訊結束或沒有審訊之時,如今次這般,或有可能在原訟庭開始審理之前就進行的釋法的例子前所未有。

「用釋法途徑頒佈聖旨」

對於今次「不同尋常」的釋法,梁家傑直指「離譜」。他表示,雖然之前的人大釋法已經引來爭議,如1999年吳家玲案,及2005年補選特首任期,但至少仍經過特首向國務院提交報告的程序,但人大今次做法根本是「將香港要判的案件,用政治意志、因時制宜去做。」相當於「將中央聖旨用釋法的途徑來頒佈。」

梁家傑補充,如果人大可以無視香港司法獨立而隨便釋法,則代表中央視《基本法》於無物,將中共的專政集權施行到香港人身上。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2日 下午10: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科立會】由臨立會至梁君彥報警守會議室擋梁國雄 立會廿年極速「人大化」|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