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女值日官稱曾健超無投訴被打 中區警署亦無有關紀錄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從害怕出賣到沉溺迷信 – 朴槿惠|鍾樂偉網誌

2016-11-3 18:45
字體: A A A

因為韓國政治引爆出了「崔順實門」的巨大醜聞,當中不少耐人尋味的情節都是來自朴槿惠成長年代,與「永生教」領袖,亦即崔順實的父親崔太敏的私交關係,所以便特意回看數年前當朴槿惠還是新世界黨的總統大選候選人時,曾經出版的個人自傳與回憶錄,希望從中可對當年朴槿惠為何會墮入崔太敏的神棍圈套,嘗試多一點了解。

1974年8月15日,那一顆本來用以暗殺朴槿惠父親的子彈,卻誤中了她的母親陸英修,自始以後朴槿惠便成為了失去母親的女兒。5年多後的1979年,他的父親朴正熙卻又再被行刺,這一次他卻命喪於韓國中央情報部首長金載圭的子彈下。

五年內先後面對喪失父母的傷痛,對年僅只有27歲的朴槿惠來說,已極不容易克服。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更大的心靈挑戰。自從其父被暗殺以後,透過軍事政變的全斗煥卻對對朴正熙的歷史貢獻全盤否認,更不准許朴槿惠公開舉行悼念其亡父的活動,決定把她軟禁起來。

時而世易,朴槿惠最感到難過的,卻是那些曾經與其父出生入死的舊部,卻在政權易手後變得趨炎附勢,公開批評當年其父親的政策。面對著種種見異思遷行為,朴槿惠感到被徹底背叛,因而種下了她極為害怕被別人出賣的敏感神經質。

書中,曾經刊出她在日記寫過的回憶。當時,朴槿惠寫到:「… 世上沒有比人背叛人更悲傷與險惡。對方的信任與信義背叛一次後,第二次開始就更容易再背叛,結果自己卻得來的是一生要背負此不名譽包袱。何苦呢?」可見朴槿惠在目睹眾叛親離的圍困下,長期孤獨與背叛感使她心理上變得極為脆弱。而就在一眾忘恩負義的人群裡,野心勃勃的崔太敏便能藉朴槿惠的弱點乘虛而入。

從昔日的第一夫人,一下子便權力圈中人視為「過街老鼠」,朴槿惠面對著人生最黑暗的期間,卻變得對已取得她信任的人,再竭斯底里地盲目迷信他們的說話。不但未有半點質疑,更會把自己的一切奉上,全因是擔心再次被出賣。這種神經質,或被稱為沉溺迷信,就一直伴隨著她的成長,甚至入主青瓦台之後,還有甚至在崔太敏死後,她猶如扯線木偶般一樣受崔順實任意擺佈,也未有阻止,足見當年她的雙親被暗殺後,好友一一離她而去,那份被背叛的感覺足以成為了她人生的最大陰霾,改變了她的人生觀。

當然無疑朴槿惠的過去值得別人同情,但同樣帶著這種不穩定心態生活的人,也不太稱職擔當如此重要的一國元首之職位,更難以帶領國家發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3日 下午6: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宣誓風波】青政宣誓司法覆核案押後裁決 區官指「考慮吓」先裁決後頒判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