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覆核】預警「反釋法」或有人生事 《成報》籲勿讓梁游牽頭遊行集會

Tamtam

-乜乜冰室

不知天高地厚的20歲女孩, 在曠野中遊走的平凡人。留意生活細節,鍾情於香港文化,愛遊香港冰室,誓要遊遍後集結成書。

自己曾經的悲傷,終有天會成為別人的祝福|乜乜冰室|Tamtam

2016-11-6 09:38
字體: A A A

至今已20歲,二字頭象徵著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中二暫時是人生最艱難的時期,班上最親密的朋友連同喜歡的人都參與排擠我的行列,那時面見十多個社工,但尋死的念頭依舊留在腦海裏。年紀輕輕,無法想像如何渡過人生餘下數十年,亦不懂去處理。那時,我眼前只有悲傷那一面。

我尋求幫助,身邊只剩下家人,母親從我的背包中發現𠝹刀,幾乎哭暈。父親決意請假陪我療傷,他決定每天的黃昏駕車載我到鯉景灣慢跑,看著日落,跑著跑著,他慢慢的跟在後方,跑完發現漸漸找到解決情緒問題的方法(實在不能少看胺多酚的作用),跑完會一起回家吃晚飯,那段日子每每留意他臉上的皺紋或看著他的背影,我都不禁眼泛淚光。那時,我眼前發現了另一面。

我開始能夠從悲傷中走出來,然後冷靜地想,還可以做什麼去令自己快樂起來?11824025_10205007194441979_156297827_n

終於,中三時買了人生第一部相機,獨個兒在中上西環逛逛大街小巷,尋找悲劇以外的種種可能性。因此我並沒理會相機的功能性,腦海只想發掘四方框框以外的事物,令自己突破單一性的想法。有一次失眠,漏夜乘通宵巴士到中環待到日出,才發現清晨的SOHO 區滿是狂歡過後的垃圾,街上除了我和清道夫之外,沒有別的,他們連忙在上班時間前清理街道上的垃圾,我二話不說拍下這個畫面,開始有發掘更多的慾望,拍照以外還會厚著臉皮跟陌生人談天。

有一次獨自在海安咖啡室吃下午茶,搭檯的老伯叮囑:「小妹妹,飲奶茶盡量唔好落糖呀,一係就飲茶走!白糖唔健康呀!」,然後說他是來念舊的,又向我細訴中環歷史,以後的日子,去了不同的冰室,接二連三地和搭檯的人談天,聽到不少故事。

漸漸很多朋友找我訴說心事,發現自己有成為「同行者」的特質,像「民間社工」般到處安慰別人,才發現曾經的悲傷,總有天會是別人的祝福。或許我們都不懂得快樂,某程度上是當時的眼光只集中在框框內的事物,把思想局限在自己的世界內,唯有解放自己,嘗試主動遊走在未知的世界裡,會發現很多讓自己快樂起來的可能性。img_2603

(照片由筆者所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6日 上午9:3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也談生涯規劃──政府抽稅讓你當學徒|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