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打「港獨」】譚惠珠指如中國准人贊成釋法定比香港反對者多 稱宣誓者發假誓與否大家心裡有數

黃丹瑤

-那幻想中的人

九十後港女,社會新鮮人,興趣多多,如畫畫,烹飪,最苦惱是做家務,因為有條永遠挑不走的「懶筋」。所以寫blog,唔懶就寫啦。

公共空間被模糊細數和昌大押保育三宗罪 地下「鬼混」錄像嚇走參觀人士?|那幻想中的人|黃丹瑤

2016-11-6 10:52
字體: A A A

和昌大押過去多次被批評保育「得個殼」,在市建局斥資1,500萬元「活化」下,和昌被翻新成高級餐廳The Pawn,但卻反令這座擁有128年歷史的建築物,與大眾生活漸行漸遠;現在提起和昌大押,大部分人可能只會想起The Pawn。

隨著地舖京川滬中菜館「祇月」2013年結業,市民再不能通過餐廳前往和昌大押展覽室,亦不能再觀看和昌舊夾萬和半塊牌匾,連唯一可近距離接觸和昌的機會都失去了,此乃保育政策失敗第一宗罪。

第二宗罪就是原本屬於公共空間的和昌大押天台,後被The Pawn吞併,天台現由其管理,它亦承諾會每天有限度地將天台開放12小時(早上11時至晚上11時),讓公眾可以參觀,惟市建局其後表示天台屬「Private Open Space」(私人公共空間),而非「Public Open Space」(公共空間),食肆願意開放給市民是出於好意芸芸。《蘋果日報》曾引述前立法會議員兼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指,「規劃上 Open Space(公共空間)無分係咪 private(私人),總之 Open Space就係要向公眾開放。」

另外,The Pawn當初說會每日開放天台12小時的承諾,到今天早已蕩然無存,現在地下側門及天台貼出的告示,都顯示天台的開放時間變為了早上11時至晚上8時,足足比承認的12小時少了3時。在香港保育政策不清不楚、市建局任意放行下,「真係龍門任佢擺」。

至於第三宗罪,是自兩年前大維修後才有的,近年甚少有人覺得這是個問題--在地下側門、公眾人士可乘坐電梯上天台處,加設了一些類似閉路電視的錄像,但其內容卻令很多打算到和昌大押參觀的人士卻步。錄像分為九格(可參看上面影片),以黑白片主為,有一格播放一個女人坐在餐桌前,前額的頭髮遮着她的臉;有一格播放一對情侶在吵架;有兩格播着一對男女在梯間親熱。或者看完上面的影片,你會覺得這些尺度以今天的標準來說不算什麼,但不要忘記,這裡是和昌大押,一座有逾百年歷史的建築物,一個保育項目,不是蘭桂坊,亦不是酒吧,何況這些錄像還放在一個顯眼的位置,行人經過時,亦可透過玻璃門看到錄像內容,甚為不雅,甚至讓人覺得和昌大押是讓人「鬼混」的地方。

香港生活館導賞員、曾住在灣仔超過30年的黃秀萍(秀萍姐)告訴小妹,這些錄像的確讓很多老師不敢帶學生到和昌參觀。同時,她亦質疑,The Pawn將這些錄像放在一個前往天台時必經的位置,其真正用意是否就是要令遊人不敢再上天台?然後它就可完全霸佔天台?

當老師不再帶學生去參觀,家長不再帶子女進和昌,漸漸地就無人上天台,久而久之,慢慢地天台這個公共空間就會從此消失。

秀萍姐還說,她將會到淫審處投訴該錄像。

根據《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淫褻物品審裁處有權評定物品類別,為社會詮釋淫褻及不雅的含義。
包括任何暴力、腐化或引起厭惡情緒的物品均被視為不雅。
按法例要求,審裁處在裁定及評定物品類別時,須考慮以下各項事宜:
一般合理的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禮儀及言行標準;
物品或事物整體上產生的顯著效果;
擬發布或相當可能發布物品的對象是甚麼人,屬那一類別或年齡組別;
如屬公開展示的事物,則須考慮展示地點及相當可能觀看該事物的人屬那一類別或年齡組別;
及 該物品或事物是否有真正目的,還是用作掩飾其不可接受的內容。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6日 上午10: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嚴打「港獨」】直指「中共高級幹部陰謀家」小題大做「港獨」 《成報》首次指控形同「反革命」「報復習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