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奴材、木無表情的旁觀者|鍾劍華網誌

【宣誓覆核】從釋法予「監誓人」審查權講起 公僕不再中立漸淪政治把關人|皇甫清

2016-11-7 23:00
字體: A A A

全國人大常委會今日終於公布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的內容文本,除了明目張膽地違反《基本法》第158條,解釋本地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另一個關鍵為法確認了「監誓人」的權力。「監誓人」一職原本為政治中立,只負責監誓,而無判斷宣誓者真誠與否的權力,事實上,除了「監誓人」之外,政府體制在已見越來越多原應為政治中立的崗位,漸漸僭越成要肩負政治審查的「把關者」。

【立法會秘書長】
根據今次釋法的第二段第四款,「監誓人負有確保宣誓合法進行的責任,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有效宣誓;對不符合本解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宣誓,應確定為無效宣誓,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而「無效宣誓」者,據第三款的規定,即「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

不過《852郵報》今日已多次撰文指出,《基本法》第104條的重點為「依法宣誓」,理論上出任公職人士只需「依法宣誓」,即可出任相關公職,「監誓人」的任務就是確保宣誓者有「依法宣誓」,而無需宣質確保宣誓人「擁護」「效忠」。事實上,上月中立會首次宣誓後,香港眾志羅冠聰在宣誓過後,曾質問立會秘書長陳維安,憑何裁定姚松炎與青年新政梁頌恒及游蕙禎的宣誓無效。按今次釋法的內容,則陳維安享有裁定議員宣誓無效的權力,繼而「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換言之,立會秘書長由行禮如儀的監誓人變成最終決定議員能否就職的關鍵一人。

【選舉主任】
除立會秘書長外,本屆立會選舉亦有被變相賦予極大權力的人。特區政府在選舉提名期開始前不足48小時,突宣布在提名表格中新加了一紙確認書予參選人簽署,確保他們「清楚明白」《基本法》第1條、第12條及第159(4)條,最終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雖簽署了確認書,但新界東的選舉主任何麗嫦就指,經「小心考慮」連同新聞報道、其臉書貼文內容、在記者會中對於港獨立場的表態,以及就選舉主任對其港獨立場查詢的回覆等資料,加上律政司意見後,「不能信納」梁天琦真正改變了過往的港獨主張,故確認他參選立法會的提名無效。

不過沙田民政專員何麗嫦的正職為公務員,只在選舉期間獲選管會安排,兼任為該區所屬選區之選舉主任,其政治中立的原則並無改變。正如梁天琦在上月初入稟提選舉呈請的理據所講,「一個選舉主任應為政治中立,法例並沒賦予其權力,判斷參選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而何麗嫦的「不能信納」實已超出法例所限的權力,由純粹確認文件是否交齊的公務員,變成要審查候選人政治主張的選舉人員。

【香港郵政】
即使過了選舉主任的一關,還有香港郵政一關要過。今年2月新東補選的梁天琦,以及9月換屆選舉的朱凱廸和羅冠聰等17名候選人,其選舉單張就被香港郵政指對其通函字眼有「疑問」,拒絕為他們寄單張。最終梁天琦在補選過後提請司法覆核,羅冠聰則以星星、月亮、太陽等圖案代替「自決」等字眼。

【房屋署】
若看官以為四年一度選舉,才會引伸上述的政治不中立和審查問題,則未免過於天真。房署掌管數以百萬計港人安居樂業的公屋,但多次傳出政治審查當區區議員和立會議員的海報和標語,鼓勵市民上街遊行或批評政府的固然「冇得留低」,但連抗議港鐵加價的都不能倖免。

至於日常屋苑運作方面,房署職員亦會有意無意地偏幫建制派,即同時以行政手段阻撓非建制派議員或社區主任,原因無他:「監察官員時少罵大幫忙,感謝信都多兩封啦」。

總結全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昨日《城市論壇》已講明,是次宣誓風波中共只是拿來做幌子,要奪去香港法院日後對類似情況的審判權,繼確認書風波的選舉主任後,今次就到兼任「監誓人」的立會秘書長,他昨日還預言,日後的立會秘書長必為中共黨員。然而除立會秘書長外,現亦已見越來越多原應為政治中立的公務員,都被特區政府安插政治任務;則李柱銘的預言,日後會否同樣適用於以往以高效且不偏不倚見稱的公務員團隊?

(撰文:皇甫清)(圖片來源:立法會Flickr及政府網站)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7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反釋法大遊行,to be or not to be|劉山青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