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四份一世紀的流離

港台淪陷史:處長AO化 政府加強監控 資深總監最遲2016全部退休

2014-5-3 08:00
字體: A A A

香港電台近日再傳出「河蟹疑雲」,但可悲的是,對許多市民來說,「河蟹港台」恐怕早已不是新聞。事實上,幾乎每隔一年半載,港台就會傳出自我審查或打壓編採自主的消息,惟最後通常都只會不了了之。

說到底,對當權者來說,批判的聲音總是最難入耳。港台作為香港唯一一個無經濟壓力的傳媒機構,加上累積多年經驗、專業認真的新聞與時事團隊,又經常製作敢言惹火的節目,自然會成為當權者的眼中釘。亦因此,總有人想將港台除之而後快。

回歸港台的歷史,也只能說,多年前早已寫下淪陷的劇本,現時只是一步步將之實現。

港台的「祖先」香港廣播電台於1948年正式成立,及至1954年才脫離政府新聞處,成為獨立部門,並於1976年易名為香港電台。

雖然港台經常自稱為公共廣播機構,但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定義,公共廣播機構必須獨立於政府和商界,並保持財政獨立。例如一直被視為公共廣播典範的英國廣播公司(BBC),其主要收入就是來自全國國民的電視機牌照費,而非政府撥款。

換言之,港台作為政府部門之一,嚴格來說根本不是公共廣播機構,而「拿政府錢又批評政府」一說,亦成為建制派攻擊港台的口頭禪。為解決身份尷尬的問題,1989年港英政府曾仿傚BBC,擬定「港台公司化」計劃,但因為回歸將至,在各方壓力下於1993年宣布擱置計劃。

回歸後政府壓力增

97回歸之後,港台承受的政治壓力有增無減。經典例子就是1998年3月,左派大老徐四民批評港台節目《頭條新聞》是「陰陽怪氣」,並指節目以政府金錢大罵政府,別具政治目的。1999年,一直捍衛港台編輯自主的時任廣播處長張敏儀,被指在政治壓力下,被調職至日本工作。當時事件引起社會高度關注,惟後來又是不了了之。

始終香港是一個資訊自由的社會,當權者想「整頓」港台並不是一件易事。直至2000年代中期,當權者似乎終於想到「整頓新方向」。

話說由2006年開始,先後有港台DJ因涉嫌詐騙而被廉政公署拘捕,同年審計署又揭發,每年開支逾4億元的港台「大花筒」,豪花逾5萬元舉辦6次春茗,款項支出又無跟足政府程序等等。一時間,一向形象良好的港台,突然負上「亂花錢、管理帳目混亂、冇皇管」的罪名,公眾支持度亦開始下跌,甚至有市民轉為支持政府整治港台。

巧合的是,同年特區政府亦委任了「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2007年,委員會提交報告,建議政府應斥資成立一個全新的「公共廣播服務公司」,港台不宜轉型為公共廣播機構,當時有意見認為,政府是有心「邊緣化」港台。

政府藉「大花筒」罪名加強監控港台

最終在2009年,政府終於決定保留港台為政府部門,同時履行公共廣播的角色。同年,政府宣佈港台可恢復招聘公務員,被指是「一手硬,一手軟」,以公務員合約來籠絡港台員工人心。

事件發展至2011年,在部份傳媒持續渲染港台為「大花筒」之際,政府就委任了毫無傳媒經驗、錯把商台節目當成港台節目的政務官鄧忍光空降港台,出任廣播處長。

至於之後的發展,也不需在此多說了。基本上自鄧忍光上任後,打壓港台的新聞愈來愈頻密,包括他指摘港台員工在《城市論壇》展示空凳諷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缺席做法不當,又要求《頭條新聞》員工作「思想交代」,而時事節目名嘴吳志森亦在鄧忍光上任個多月後被炒。就連助理廣播處長施永遠也在去年表示,自己感到鄧忍光想他完成政治任務,更指30多年來,現時的壓力最大。

根據政務官「三年一調」的傳統,理論上鄧忍光將會在今年9月離任,觀乎現時的發展,劇本很可能會一直演下去,9月後會再找一個政務官來任處長,實行將處長一職「長期AO化」。

資深高層最遲2016年全部退休

而另一個更可怕的危機,就是現時港台總監級或以上的資深高層,大多都會在2016年或之前退休,到時沒有這些「大佬」頂住壓力,港台員工恐會更加「難捱」。資料顯示,前助理廣播處長張文新已於去年7月退休,現任助理處長周偉材約在今年12月退休,而施永遠亦會在明年5月退休。至於副廣播處長戴健文,今年已經58歲,2016年也始終要退下來。更何況,戴健文其實是「異常合作」的公務員。

而假如到時發生「大換血」之後,接任這些職位的人都是有如鄧忍光般缺乏傳媒經驗,那麼港台還有力量抵抗政治任務嗎?抑或到時的港台早已不再是大家熟悉的編輯自主機構?

(原圖為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3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光頭黨」七子充斥梁特政府 各擅勝場齊為香港掀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