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朝壓迫下革新保港 ── 人大釋法後的香港本土運動|香港革新論

【宣誓覆核】司法覆核「激進」議員前北京先亂視聽 張達明:港法庭更須堅持息公眾疑慮|廣雅仁

2016-11-10 22:09
字體: A A A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的司法覆核案件仍未宣判,立法會再有八名非建制派議員的宣誓遭司法覆核挑戰。這是人大常委會本周一(7日)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之後,首次有市民就議員宣誓入禀高院提請司法覆核。

今次受影響的八名議員包括梁國雄、羅冠聰、鄭松泰、邵家臻、陳志全、朱凱迪、劉小麗及姚松炎。司法覆核申請人、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會員鄭玉佳的入禀狀指,八個議員的宣誓涉及在誓詞前後加內容,人大常委已經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規定相關公職人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八個議員宣誓時的言行、語言及所持的服飾及道具已違反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解釋。

根據入禀狀,八名議員面對的司法覆核,大多針對他們宣誓的言行。然而,若涉及宣誓言行,其實當日部分民主派議員都未有「跟足規矩」,如工黨張超雄在宣讀誓詞後撕毀「8‧31」決定;民主黨黃碧雲在完成宣誓後亦有叫口號,促請收回人大「8‧31」決定,要求水務署重新驗水,但兩人都不在司法覆核之列。而再看此次遭司法覆核挑戰的八名議員,幾人的立場都較泛民主派激進,當中更包括數名自持「本土」、「自決」旗幟的議員。

由此可見,雖然入禀狀主要針對議員宣誓的言行,但此次司法覆核更似是直指議會內的「港獨」及「自決」派。

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之後,官方公佈了相關的解釋,當中提到「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受司法覆核挑戰的八人,其實都已經完整地讀出誓詞,然而,如何才算是「莊重」的宣誓,人大常委會的解釋並未進一步說明。

不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事後就對釋法草案作出了進一步「說明」。兩千多字的說明中,特別提到「在香港宣揚『港獨』是《基本法》第23條明確規定禁止的分裂國家行為,從根本上違反香港基本法第1條及第12條,宣揚港獨的人,不僅沒有參選及擔任立法會議員的資格,而且應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如果按張榮順的說明標準,則接受市民司法挑戰八名議員,很可能會議席不保。不過,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就表示,人大官員每次釋法都會做出說明,該說明沒有法律效力,對法院亦沒有約束力,僅讓本港法院參考。

正如本報早前撰文引述《明報》政情專欄「李先知」所指,中央釋法主要是針對梁頌恆及游蕙禎,對於此前遭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莫嘉傑,入禀阻止劉小麗再次宣誓的個案,則交由法庭決定是否接納有關司法覆核。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昨日在深圳出席研討會期間,亦表明「應取消哪些議員的資格時,中央已經授予一件利器給香港的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決定。」

由此推斷,是次針對八名議員的司法覆核,案件受理與否以及受理後如何判決,主導權也應在香港法院手中;然而,經過梁、游宣誓風波一役,人大常委會史無前例在案件未判決之前釋法,香港的司法機構是否還擁有百分之一百的主導權,而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左右?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根據法律原則,法庭審理案件及判決時,不需要理會人大官員的言論。但他又指出,是次人大就宣誓風波的釋法,令香港社會及司法制度都產生極大影響,讓人擔心如果法庭判決不合符中央「心水」,可能會再次引發另一次釋法。

他續指,在釋法的陰霾下,即使個人對香港的司法制度仍有信心,也難以阻止公眾對法庭的獨立性保留質疑。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0日 下午10:0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驚心破》:失敗的懸疑推理片|林兆彬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