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條以外的釋法|進步教師同盟網誌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無聲仿有聲 – 記黑衣靜默遊行|法政匯思網誌

2016-11-11 14:20
字體: A A A

2016年11月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了《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這是香港回歸以來第五次釋法,亦是人大常委會首次並非在特區政府或法院提請的情況下自行釋法。而這次釋法範圍之寬度及深度,以及其衍生出來的一連串法律及政治問題,都令人擔憂本港的司法獨立、法治、甚至「一國兩制」被侵蝕的程度,已經比想像中遠為嚴重。

對此,由多名法政匯思成員組成的撰寫及翻譯團隊,在工餘時間不眠不休地以最快速度刊載了有關的《意見書》及《常見問題集(FAQs)》(註),筆者呼籲大家繼續廣傳,以正視聽。而本次人大常委會解釋的有關法律問題,我亦在此不贅了。我想寫的,是過去幾日的親身經歷和心路歷程。

其實於上周中,釋法的傳聞已傳得熱烘烘,而我亦一早聽聞,法律界將於11月8日舉行靜默遊行。法律界過去幾次因釋法而發起的遊行,我都因未入行又或者有事未能參與,但當我今次打起黑色領帶的時候,我又不能說我「期待」這第一次 – 因爲要衆多日理萬機的行家放下工作,在日落之前到街上遊走,肯定是很糟透的壞事!試想想,平日要找個大狀開個1.5小時的會議都價值不菲,那麼遊行花掉2,000多位香港律師(有些甚至是資深大律師)的1.5小時,可想而知,人大本次的釋法對本港法制的破壞力、對香港未來發展所帶來的潛在損失,豈可以金錢來衡量!

筆者年資尚淺,仍處於「捱騾仔」的初級助理律師階段,整天被幾個合夥人呼來喚去。平日要下午5:30「蛇王」溜出去昭隆街買個熱狗,其實都頗有難度。而筆者效力的事務律師樓,正在大力開拓中國業務。我們做小的抛頭露面,遊行發聲,如果讓幾個親建制的(又或者無立場、揾錢至上卻又怕麻煩的典型醒目香港仔)老闆知道,肯定會不高興。想起都頗無奈,辦公時間明明是下午5:30結束,我幾個「黃絲」同事看着手錶等到5:35卻仍像出逃般悄悄從後門溜出去 我就一於少理,大步從正門離開。

到了置地門外的電車站,竟看見站頭和停泊的電車上都擠滿了黑衣白領,個個神色凝重,正在whatsapp或者打電話,「我就到喇」或者「你去到邊」之聲此起彼落,目的地不説自明。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忽然覺得,自己讀了那麼多年法律,跟陳文敏、張達明等老師們學過法治精神、程序公義,如果在這關鍵時刻沒有站出來,那就真是一大憾事。 雖然平日的法律工作刻板枯燥,絕少談到理想,但此時此刻,我好想重複「十優港姐」那句名言:「#我仲記得我讀過嘅書!」

準時到了高院的噴泉外,已經擠滿了人。雖然在場有不同意見者持大聲公作人身攻擊,黑衣的律師們都一於少理,井然有序,緩緩起步。我一路上不斷遇上相識的行家們,有合作過的律師、有大學的同期同學、也有從「師友計劃」認識的法律系師弟師妹們。從我本身的認知,我好肯定他們很多本身並非示威常客或者泛民的忠實粉絲,而正是人大常委無視「兩制」差異而粗暴干預本港的司法獨立,才促使他們不得不挺身而出,在這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作出表態。

遊行隊伍路過金鐘道及遮打花園,最後在新終審法院大樓(即前立法會大樓)外聚集和默哀。過程一直都相當有秩序,直至6:45左右解散。離開以後,卻遇上幾段小插曲,特此分享。

【無聲仿有聲】- 如上所述,我肯定有些人是首次出來遊行的。 離開時竟遇上一個「失望」的朋友。她告訴我自己老遠過來,竟然「一個口號都無叫」,「李柱銘一句嘢都唔講」,一臉「點解嘅」的困惑樣子。我認爲,願以行動出來表態總好過沒有,不過請記住,這本來就是業界一個Silent March,即「靜默」的抗議,不費唇舌便已表達出我們對自己法治的重視和堅持。面對人大常委「有權用盡」的做法,大家的心情是沉痛和充滿無力感的。 這幾年香港荒謬的事一浪接一浪,我每一次都是咬牙切齒地上街去,早已忘掉了何年何日,我也曾像她一樣,是為了「追星」、「野生捕獲」議員甚至好像是等李柱銘「開演唱會,更要encore」的心態來集會的…

但這些年頭,如果真心要捍衛香港原有的法治和核心價值,我們真的有一刻可以輕鬆地喘息過來麼?我和戰友雖在「法政匯思」合作無間,但説真的,如果香港沒有亂子,我們有誰又會願意犧牲和家人朋友相聚的工餘時間,出來示威遊行呢?

【好心一早放開我】- 今次集會竟罕有地碰不上我的民主戰友小雲。在外資商業機構當内部律師的她,在示威當晚6時多竟然被她的上司check住,更收到上司的電郵指控她在「沒有獲准的情況下」離開公司。事實上公司的下班時間是5:30,換言之,她在下班之後參與集會,理應沒有問題!小雲一向循規蹈矩,這次當然嚥不下氣,身爲律師,竟像小學生般被管得失掉尊嚴!她轉頭遞了辭職信,而作爲戰友,我是200分的支持她。生活逼人,而又不爲兩斗米折腰,兩難也。

但我從小雲身上學到的,是不要為工作而出賣靈魂。加油呀小雲!

【有用咩】- 回家查看Facebook,「洗版」的都是黑衣遊行的貼文,但我卻被小學同學狙擊。「一路都係一國一制架啦,你地班律師出來行,有用咩?」「而家我學你地律師問問題,你只需要答我,有,定無?」一輪舌戰,仍勸服不了他。

正如英文有云:“Haters gonna hate.” 而我的答案,是咁的。
「我自己做人唔係有用先去做,而係應唔應該去做。至少,我會繼續去做……無辦法都去做,起碼好過唔出來,至少對得住自己,對得住香港。你知道有些東西是錯的,我會選擇出聲反抗,都好過死不甘心。」

我相信,制度是死的,人卻是活的。其實到今時今日,面對打壓,還有那麽多的人挺着,我相信前路不是孤獨的。真心的,我不想再參與黑衣遊行,但我對未來的光明,仍是充滿希望的。

(撰文:細蓉走青@法政匯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1日 下午2: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利堅精華游清源】TLC真人騷裡的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