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龜兔賽跑2014年版七大經典戰役(上)

鑑古知今 從美國選舉人票看特區公民提名

2014-5-3 05:09
字體: A A A

就2017年行政長官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的5個月諮詢期,今天(5月3日)便告結束。回顧諮詢期,討論的其中一個焦點就是公民提名。北京和特區當局一直稱公民提名違反《基本法》第45(2)條的條文;大律師公會意見書亦同樣有此結論。但歷史是否教導我們這樣去閱讀憲制條文?要知今,就得先鑑古。

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書其實以極大篇幅提到多個原則,例如提委會的組成必須體現ICCPR(《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要求,必須確保多元,又要確保選民意願得以自由地表達,亦即是說,提委會須有效地代表選民。說到底,就是用最高的普世人權標準,去否定北京欲用來搞真篩選的假普選。

但偏偏,大律師公會卻又認為,按《基本法》第45(2)條,並不能透過立法令到提委會有法律責任去對取得已登記選民聯署提名的候選人予以確認或「蓋章」(rubberstamp)(意見書第71(e)段),不能使到提委會變得多餘(otiose)(意見書第49段)。這個看法,自然等同從第45(2)條出發去否定公民提名。

大律師公會此一法律意見,反映的是他們過度狹義地理解憲制條文,且已達到有違常理、有悖人類文明的地步。再者,根據終審法院1999年1月在吳嘉玲案李國能大法官所擇寫並獲全體大法官一致同意的判決,憲法所保障的權利都應該予以慷慨的詮釋(generous interpretation)。【註1

的而且確,《基本法》第45(2)條列明行政長官普選中的候選人,是經由提委會提名,但前提是此提委會須有「廣泛代表性」,而且提名須「按民主程序」。如果說,這條文等同賦予提委會成員(甚至提委會作為一個機構整體)有「實質提名權」,那麼,美國《憲法》又何嘗不是賦予選舉人有「實質選舉權」?

美國《憲法》第2條第1款第2節列明,選舉人由各州分委任,第1款第3節則指出,選舉人可投兩票,以選出總統和副總統,《憲法》〈第12修正案〉則列明該兩票是一票用以選出總統,另一票用以選出副總統。(其後〈第23條正案〉給予首都哥倫比亞區等同人口最少州份相同數量的選舉人。)

但現實之中,如今全部50州份(連同哥倫比亞區)均以直選方式選出選舉人,選舉人都要按各州份的總統選舉結果,將他們的一票投給該州份選民屬意的候選人。【註2】此外,其中24個州份更有機制懲罰「失信選舉人」(faithless electors)──那些沒有按選民意願投票的選舉人 (惟從來沒執行過)。

美國如此規定選舉人如何投票,甚至規定選舉人在參選前承諾他們會投票給哪位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有否侵犯到選舉人的「實質投票權」?1952年,美國最高法院在Ray v. Blair一案中便推翻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的裁決,裁定各州份有權立法規定他們的選舉人如何投票!

而事實上,早在1788年至1789年的美國結為聯邦後的首次總統選舉,【註3】10個有份州與的州份之中,其中6個都已經讓州內的選民選出選舉人(另外4個州份則由州議會決定選舉人的人選)。隨後,讓選民選出選舉人的州份越來越多,並變成全國通行。

試問,這些選民選出的選舉人,真得可以行使「實質投票權」,而不向選出他們的選民負責?實情是,如今選民的一票,只是投給選舉人的承諾,而非選舉人本身。

隨着200多年的演化,雖然根據美國《憲法》第2條第1款第3節以及〈第12修正案〉投票權還是在選舉人手中,但大家都只會視11月的大選日為總統選舉日,很多州份甚至只會在選票上印上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的名字,而不會印有選舉人候選人的名字。1952年Ray v. Blair案,已正式令選舉人制度形式化。

事實上,大律師公會在意見書中,已經一方面認為獲相當數目選民聯署推薦的行政長官候選人,可獲較少的提委會成員提名(意見書第70段),更認為提委會成員是代表選民行事,因此須記錄和公布他們所作的提名(意見書第72段)。如此一來,提委的「實質提名權」還有多實質,何想而知。

要是公民提名有違《基本法》第45(2)條,屬違憲,那即是說,按同一邏輯,美國最高法院在Ray v. Blair案中的裁決亦很有可能違反美國《憲法》。若這樣的邏輯足以說法大家去推翻在2017年的選舉中實行公民提名,足以讓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抱擁大律師公會,那麼香港可謂時光倒流200幾年。

5個月的官方諮詢期今天終止。與其再糾纏於公民提名是否符合《基本法》第45(2)條,深究應否響應所謂「中間派」、「溫和派」呼籲整合方案並否定公民提名,倒不如一起多認識歷史,多依從常理,趁這最後一天,向特區當局提交你自己的意見書,把香港人的聲音在官方文憲中記錄在案。


.
註1:李國能法官的判詞第77段提到,「The courts should give a generous interpretation to the provisions in Chapter III that contain these constitutional guarantees in order to give to Hong Kong residents the full measure of fundamental rights and freedoms so constitutionally guaranteed.」

註2:48個州份和哥倫比亞區均以「勝者全勝」(winner-takes-all)方式,規定候選人須投票給在該州份取得最多選票的總統和副總統搭當,而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則按衆議院選區細分選舉人席位。

美國的總統和副總統選舉,雖在11月首個星期二進行,但其實當天只是各州選出選舉人的日子。以最近一次、2012年的選舉為例,大選在11月6日舉行。當天獲選的選舉人在12月17日會齊集所屬州份首府,分別選出總統和副總統。翌年1月4日,國會兩院的聯席會議正式點算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的得票。當然,選舉人票選總統和副總統,以及國會點算得票,都已成為儀式。

註3:當年的大選在1788年12月15日至1789年1月10日舉行。13個州份之中,羅德島和北卡羅來納兩州尚未確認聯邦憲法,因此沒有參與,而紐約州議會則因為沒法就選舉人的人選達成共識,亦沒有參與。

(記者:Steve Chan|編輯:游清源)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3日 上午5:0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鐵報告證張炳良「不知情」屬謊言 延誤責任歸咎工程部「太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