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指游蕙禎釋法當日赴台勾結台獨組織 疑有意轉移資產

黃思穎

-在社會浮沉的點點

其實沒什麼,只是傻傻的記錄正在社會中跌跌撞撞的自己。

Learn from History.|在社會浮沉的點點|黃思穎

2016-11-12 11:21
字體: A A A

上星期有位我在韓國交流時認識的朋友來香港旅遊。由於我腳傷剛癒,所以沒有帶他四圍去。然後,我發現,我並不熟悉香港⋯⋯

本來已經想好幾個地方帶他去玩,讓他感受一下地道的香港風情,例如到我經常光顧的冰室,及西環那邊的一間小酒館喝酒。不過都因為我的腳傷,未能一一親身帶自帶他去。幸好,他並不如大部分的旅客般,喜歡到香港那些熱鬧的特色景點,反而喜歡流連香港的博物館,更嚷著我一定要帶他到歷史博物館。我好奇的問,他笑著回答,「跟你來上歷史課。」他覺得博物館很有趣,雖然他的英文不太好,不太明白展覽的內容,但他認為透過我,可以知道作為土生土長的港人,對自己的城市過去的想法與感受。

好笑的是,我討厭歷史。好記得母親時常提醒,「learn from the history」,當然,她是在教訓我為何會錯過兩次返回香港的航班。對,不是一次,而是兩次,或者我的潛意識中真的壓根兒不想回來。回到重點,當我和韓國朋友到達博物館後,才發現自己多麼的無知。(其實本身也知道自己蠢蠢地,哈哈)我指的是,我以為非常了解自己的岀生地,從香港主權移交到今時今日的局面。原來,我不了解的事更多,我不能夠說清為何香港會制水、屋邨的落成、徒置區的由來等等。我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我不知道細節,讓我覺得慚愧。果然,我真的要上堂歷史課。

之後,我決定帶他到銅鑼灣的一間茶餐廳。想從地道美食中,挽回一些面子,他亦很喜歡。

周未的兩天就這樣渡過了。我又如常地工作,他亦開始了加拿大working holiday的生活,雖然分隔兩地,又有時差,我們依然會不時互訴當日發生的冒失事。一星期過去了,我仍記得他跟我說的一句說話:「香港真的太侷促了,我不喜歡。」到了現在,我還是不停的回想,究竟是香港人太多使他有這樣的想法,還是別有意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2日 上午11:2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活化建築失真「得個殼」 保育政策不足失社區聯繫|那幻想中的人|黃丹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