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一不是光棍節 ——談國殤紀念日|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散彈槍|鴻爪|秤上評下

2016-11-13 08:00
字體: A A A

釋法已成定局,港人要說的,要表達的都已說了和表達了。既是已經一直上了膛的槍,祈望中央能疑中留情,沒需要就決定不開槍,但最終還是沒希望了。這傷口有多深,有多重,要視乎建制派後續的行動和中央各有關官員能否自我約束,停止無謂的說三道四。

今次釋法給港人的印象經已遠遠超出了只是「解釋」條文這範圍,而是修訂或重新制定基本法,甚至是本地法例(宣誓條例)。透過所謂的釋法,中央以洋洋數百字規範及擴大基本法104條所提及的「宣誓」形式,態度和監誓人的權力。這數百字清晰的表達了中央的指令,再無需什麼註腳和索引,港人也不再存有懸念。但在過去數日,中央官員不停的放話,作出解釋中的解釋,釋法完再釋法,令港人不禁憂心,以後是否半點思想和言論自由,也沒有了!

中央官員重點的放話如下:李飛先生:「自決本身也是港獨」;王振民先生:「一國本來就只有一個最高司法機構,人大釋法沒有不恰當!」;中央高層:「泛民議員中十五名議員的宣誓存在問題!」。

請問這些演譯是從釋法文字中那一段衍生出來的?依據的又是什麼道理?

很想問李飛先生:如果有一天港人決定只許泰國菜心入口,不准中國菜心入口,這是否李先生口中所說的「香港反動勢力的包裝,是『港獨』思想的灌輸?」,是故,港人的自決是否只限於一斤菜心賣幾多錢?……亦想問王振民先生:基本法聲稱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基本法19條)還有意義嗎?以後是否乾脆由人民法院審案?……更想問中央高層:是否以後所有民選泛民議員要受宣誓訓練,站姿聲調和如何表現忠誠的朗讀誓詞,看不順眼的即使當選,亦可廢除議席!而已經當選的,又可以秋後算賬,明明已裁決為有效宣誓的,一夜之間就變成無效,要失去議席?如果這是中央旨意,不如直接些,以後立法會議員索性全部改為委任,就好像特首的所謂選舉一樣,只有 「啱睇」的才可以入局!如真的如此,港人投票都無謂啦!

其實,以上這些中央官員的放話,即使是律政司或建制派亦沒可能要求法庭在審案時,以此作為指引 (guideline);相信傳承司法獨立的香港法官,亦深明此道理。那麼,放話的意思是什麼,目的又何在?除了恫嚇港人和法庭外,還有什麼作用?釋法是中央握在手中上了膛的槍,隨時可以開,即使基本法訂明了程序也枉然。現時開了槍,傷了香港的司法制度,還要出動所有打手在旁邊搖旗吶喊嗎?

香港人是谷氣,苦惱;難免有些人自我調整了姿態,說服自己,這只是偶一事件,更大有人說,梁游二黃口小子出言不遜,傷了億萬國人感情,中央才被迫出手!但梁游二人縱使如何冒犯,也只是言詞之上,沒有行動,其實也不可能有什麼行動,既無槍又無炮!所謂「口講口賠」,他們嘴上說得難聽,盡可以公開譴責 (public condemnation)痛罵他們一頓,就好像有市民在街上踫到梁頌恆,高聲喝他是 「支那仔」,出一口氣,尚可理解。梁游二人說得出也就要承擔後果,即使被公眾指罵,港人雖覺得無禮,但尚可接受。但要把這種行為提升至與議員資格相提並論,甚至出動釋法這支槍,未免過份,給港人「大石壓死蟹」之感。

中央官員和建制派打手,不單未有見好就收,反變本加厲,咬牙切齒誓要把泛民非建制議員全部趕出立法會之勢,不僅令人氣憤,簡直就是令人心寒!本來中央出動釋法這支槍,可以只是手槍,即是中槍,最多是重傷,未必即死,但這支槍落在這些官員和打手的手中,竟變了散彈槍,務求殺傷力「有咁大搞咁大」,實在可悲!

需知道言論自由,司法獨立是香港最寶貴的兩環,也是兩制中香港賴以與大陸的制度區分之處,歷年來香港之可以成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外國投資不斷,靠的也是有自由表達的空間,令人信賴的司法制度,及清晰可靠的規則。雖然一國兩制已漸成泡影,但是只要守住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這兩條死線,香港仍然是獨一無二的香港,否則我們和香港都很快會成為歷史,未到2047已湮沒無聞!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3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向韓國政治諷刺綜藝致敬|鍾樂偉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