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必亂嘅最主要原因係⋯⋯

謝頌昕

-呃你十年

人,最易寫,又最難寫。即管寫寫看,說中了,就俾個LIKE;說不中,就當我呃你十年吧!

那些年我追過的韓星|謝頌昕網誌

2016-11-13 19:25
字體: A A A

南韓昨晚再度舉行反總統朴槿惠的示威,據報人數過百萬,是破紀錄的數字。在是次「閨蜜干政」醜聞中,不乏藝人的蹤影,例如《天國的階梯》的「泰華哥」申鉉濬,另有李承桓在其製作公司大樓掛上叫朴槿惠下台的標語,而《852郵報》博客鍾樂偉日前亦撰文,簡介了韓國流行曲和當地抗爭文化的關係,這就令我回想到,以往聽韓文歌和追韓星的日子。

先戴頭盔,本文絕對無意在鍾樂偉哥哥面前班門弄斧,旨在分享一下已成為我成長一部份的經歷。

我聽韓文歌最早可見於小六,當年朴志胤的一首《成人禮》在香港爆紅,為趁熱鬧,都買了一張唱片看門口,而且是台灣的「正牌翻版」,當時台灣未入世貿,對版權的保護甚為有限,外國的影視作品如無人買版權,就幾近成為「阿公嘢」。

不過《成人禮》給我的感覺不大,畢竟才小六,真正迷上的韓文專輯為安七炫的《北極星》。中一開學之初,偶然留連新城市大眾書局,都對此專輯上的簡介十分好奇,數月後,終在旺角信和第一次自掏腰包,一聽實在不得之了。這張專輯每一首歌都極好聽,旋律未曾見於當時的廣東歌,每次播《北極星》都有如發現新大陸。按圖索驥,自然會搜尋他之前的作品。

安七炫查實為男子組合HOT的主音,這組合在1996年成立,算是當地第一代男子偶像組合(之前的徐太智是另一個層次啦~)。組合第一隻派台歌為《Candy》(唔係講笑,一唱呢首歌,啲韓國人會好開心),第二首派台歌為《戰士的後台》,講述校園欺凌。捨棄情情塔塔而唱出年輕人的心聲,不用再加說明都能想像到當年HOT如何橫掃南韓。

HOT只發表了五張專輯,但全都極具感染力,派台歌言之有物之餘亦有強烈風格,例如《Hope》、《Wolf and Sheep》、《We are the Future》、《鬥志》等,最難得的是唱片大部份作品都是五位成員一手包辦,連編舞都是自己負責,而他們當時只是二十出頭而已(最年輕的Tony為八十後,他們走紅為千禧前)。

不過說到最震撼的,定當數第四張專輯的《I Yah!》,無K-Pop味之餘,五人的造型亦是要配合大碟主題,而非純為趕潮流,最少不是把名牌或當時最時尚的衣服掛上衣就算。此曲MV攝於紐約,除了有五人唱歌的片段外,亦有不少關於兒童的鏡頭,因為這歌的創作背景為1999年造成23名兒童死亡的京畿道華城郡海洋樂園夏令營火災。HOT在這歌反問,世界到底為保護孩子做過甚麼,為何他們的連基本的權利都失去,末段張祐赫的幾聲「I Yah」怒吼更是精華所在(東方神起在音樂節目上翻唱這歌,聲勢和感染力當然遠遜其SM娛樂的大師兄)。

HOT在2001年4月因合約問題而解散,我應算為「後HOT迷」,但同樣被迷倒好幾年,至少iPhone現時仍收錄了《I Yah!》。

我的初中時代在韓文歌的陪伴下度過,當時科技不發達,要聽韓文歌還得靠電台,即商台劉偉恒的《韓流襲港》,大抵是因為收聽渠道少,每張唱片都很耐聽。不過升上會考班之後,多了同學喜歡韓文歌,但東方神起和金鐘國(《Running Man》主持)已不是我杯茶了,漸漸地,我亦開始改聽歐西流行曲(啟蒙老師是Robbie Williams、Keane及Oasis),這都屬後話了。

韓流如今橫掃全亞洲,各音樂單位每次來港都教支持者瘋狂,演唱會或見面會的門票在數分鐘就被掃光,來港數日定必搶佔各報娛樂版頭版。韓星個個能歌善舞,懂多個語言,又會主持節目,堪稱全能,但只是凡事或都有quota,我追聽韓文歌的日子應不會再回來了。

(圖片來源:《I Yah!》MV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3日 下午7: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司法獨立就是要制衡政府|鍾劍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