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覆核】《蘋果》:司法覆核今宣判 梁頌恆游蕙禎或有機會可先就職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原創|姚啟榮網誌

2016-11-14 23:52
字體: A A A

星期天早上又照常出外跑步。遲了起牀,悉尼正在行夏令時間,六點鐘左右的時間出門,太陽已經升得半高,可以預計今天又是一個炎熱的春日。迎著陽光,不期然想起村上春樹的散文集《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有趣的題目,但朋友覺得這本書其實寫得太平淡,有點失望。讀一個作家的全部作品,總有機會瑕瑜互見,所以讀者能夠忠實地直接地道出感受,不是更難得嗎?這個世界太多拍馬屁之流,加上奴性根深蒂固,總是在主人背後連聲拍掌叫好,有時候還不是令人覺得毛髮直豎。

說來大家看到村上的作品大多都是從日文翻譯過來的。台灣的賴明珠是村上的權威,譯文相當流暢。我買的都是她的譯本,包括早年的小說《失落的彈珠玩具》,原來是1992年由時報文化出版的版本了。去年在台北誠品書店買的《身為職業小說家》則是最新的散文集中譯,譯者也是賴明珠。相距近二十多年,譯者就像作者一樣,風格其實應該有變化的,細心閲讀也能看出那些不太明顯的分別。國內也有些村上春樹的中譯本,例如上海譯文出版社的《村上春樹文集》叢書是林少華,南海出版社的譯者是施小煒。不過要看可靠的譯本,朋友提議還是看台灣的版本。因為他在看一些其他作者的中譯作品,發現國內的版本中有些章節無故給刪除了,變了潔本。

實在不能相信現正還有潔本這回事。與其看潔本,如果原作是英文或者是你懂得的外文,倒不如直接看原文好了。不過如果真正光明正大告訴大家這是潔本還可,但許多時候有些部分無縁無故地被消失了,究竟這是一個翻譯水平問題,還是一個道德問題?譯者應該把全文譯出,還是根據長官意志,選擇性譯出?以前聽說過紅樓誨淫,水滸誨盜;又有人說少不讀西遊,老不讀三國;男不讀金瓶,女不讀西廂。這麼多限制,來來去去搞得大家都不必讀書了。

還是香港的教育局局長用個人的世界紀錄去鼓勵人讀書好。他老人家一個月讀三十多本,坐一程飛機讀十多本書籍雜誌。後來他更正一個月的讀書量中,雜誌其實佔了24本。大家在了解數量的同時,有沒有留意好像他沒有規定什麼書可以讀,什麼書不可以讀?他鼓勵大家什麼書都可以看,沒有指定必須看潔本,這樣看來,好像他還不算太壞的一個局長。不過今天他再鼓勵大家讀書,可能就不會說同一番話,也許不會說大家書都可以讀,而是什麼書才可以讀。用今天的我徹底打倒昨天的我,才是識時務者的選擇。

說起潔本,我想起中學時的英文課的指定reader,是否潔本?如果是的話,那是給學習英語的人的分階段讀物,用英文生字的多少決定內容的深淺。所以這些英文課讀本裡面,改寫的人過濾了枝葉,給學生唯一的內容是簡單的故事。例如福爾摩斯探案,大家看到的,都不外是大偵探受託查案,根據推敲分析,直到水落石出。後來有機會在電子書下載來看,發現原文其實也是很淺易的英文。如果有老師的推薦鼓勵直接找原著看,既可以提升英文的程度,也可以看到故事裡面也有豐富的枝葉,根本不需要看這些簡淺的reader。

初來澳洲那幾年,幫過一個朋友開辦週末英文補習班。其中一個導師就鼓勵學生讀一些經典以外的讀物,例如那時剛開始流行史蒂芬妮·梅爾(Stephanie Meyer)的《暮光之城》(Twilight)系列,包括第一部《Twilight》、第二部《New Moon》、第三部《Eclipse》和第四部《Breaking Dawn》,原來不過是現代版的吸血殭屍。當然梅爾寫的是不一樣的吸血鬼,她聰明的主打年輕人市場,為殭屍加入浪漫的色彩,而且文字淺易,學生必會深感興趣。這個導師只不過使用了第一部的部分章節,就已經成功吸引學生上課,學生也願意追看梅爾的其他作品。如果她堅持用經典的作品作為教材,學生可能不感興趣呢。

我對梅爾的作品認識不深,但電影的推動對《暮光之城》系列的普及也功不可沒。至於Harry Potter系列,重新燃起年輕人看書的興趣,成為史上最銷量最高的書籍,其實並非是個奇蹟。小說寫得好,是因為作者有自己的創意。不單止年輕人,甚至成年人也追看Harry Potter。好的書的影響是世界性的。村上春樹在《身為職業小説家》中其中一章「關於原創性」(第105頁)說得好:「希望人們能在心的牆上打開新的窗戶,從那裡吹進新鮮的空氣。那是我一邊寫小說時經常在思考的事情,希望做到的事情。沒什麼道理,就是這麼單純。」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4日 下午11: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農夫違例霸地建城堡拒清拆 拖足十年手法千奇百趣 |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