藐視法庭又如何?吹咩!|鍾劍華網誌

【嚴打「港獨」】外交部筆戰涉曲解「自決」之義 黃之鋒國際影響力夠推進香港民主?|廣雅仁

2016-11-17 23:01
字體: A A A

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昨日通過《華爾街日報》亞洲版刊文,點名批評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譴責其與紐約大學學生敖卓軒上周四(10日)在該報的撰文《給香港自決權》是「赤裸裸地宣揚『港獨』」,強調中央政府對任何「港獨」言行將採取零容忍的態度。

外交部斥黃之鋒宣揚港獨

事實上,黃之鋒及敖卓軒合作撰寫的評論文章,當中並沒有提及香港應該獨立,更強調「主權及民族主義並非自決的先決條件(Neither sovereignty nor nationalism are prerequisites to self-determination.)」,因為根據《聯合國憲章》及聯合國議案《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自決是所有殖民地人民的基本權利,是香港民眾本應享有的權利。

雙方就「自決」問題的筆戰,其實從上月中已經「打響」,截至昨日,雙方已經大戰三個回合,外交部更在最近兩次聲明中點名黃之鋒,稱其缺乏歷史常識,宣揚港獨。

自決權屬聯合國賦港權利

然而,在多篇論述自決的文章中,黃之鋒及敖卓軒都不斷在澄清一個論點:自決權是聯合國賦予香港及所有殖民地的權利,殖民地人民可在解殖過程發動公投,決定未來走向。但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1971年正式加入聯合國以後,就宣稱香港和澳門是中國領土,要求將港澳從殖民地名單移除,以致香港失去自決權。不過,當時會議的討論過程、各國取態、程序是否正當,外界無人得悉。故黃之鋒及敖卓軒認為有需要在「50年不變」的大限之前,認真討論香港如何奪回本應屬於香港人民的「自決權」。

從文章內容可見,黃、敖兩人所指的「自決權」,指的是讓人民自行決定香港未來,當中有成立獨立國家的可能性,亦有保留現行「一國兩制」制度的可能性,若如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的文章所指,兩人是「赤裸裸地宣揚港獨」,未免有點以偏概全。

另外,更令人關注的是,外交部就「自決」問題高調筆戰之時,正值香港法庭忙於處理多項關於立法會宣誓的司法覆核,以及經歷人大常委會就宣誓問題釋法風波。外交部多次主觀將「自決」解讀為宣揚「港獨」,也不禁令人懷疑,人大此次釋法是否單純針對梁頌恆及游蕙禎兩人,曾多次表示將「自決」議題帶入議會討論、又面臨司法覆核挑戰的劉小麗及羅冠聰,又會否因此受影響,被歸邊為鼓吹港獨?

黃之鋒國際影響力不容小覷?

黃之鋒因反對國民教育一役在香港嶄露頭角,在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身先士卒」走在前線,並因此登上《時代》雜誌封面。自此後的一段時間,黃之鋒的面孔成為國際社會對香港青年爭取民主的印象。

隨後,黃之鋒亦多次憑藉自身在國際的「知名度」,就香港各項迫切問題訴諸國際社會,如銅鑼灣書店事件;又多次隨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外訪、參與國際會議、與外國官員會面。

雖然近期隨著「本土」、「激進」派崛起,黃之鋒對香港年青人的代表性及影響力有一定減弱的趨勢,但於國際社會而言,黃之鋒仍可算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傳聲筒。從黃之鋒上月準備入境泰國,出席1976年曼谷學運40週年的紀念活動之時,泰政府懷疑因受中方施壓,而在泰國機場將黃之鋒扣留,以及外交部連續發文炮轟黃之鋒宣揚港獨可見,黃之鋒作為香港民主運動於國際社會的代表性,或連中方都不敢忽視。

評論:黃之鋒實力號召力不夠

在過往負責代表香港向國際發聲的民主派人士,陳方安生及李柱銘逐漸退出政治舞台之際,黃之鋒能否承繼他們的政治能量,繼續就香港民主訴諸國際,或藉此推進香港民主運動?

有評論員接受《852郵報》查詢時就表示,隨著年青人在雨傘運動的崛起,陳方安生及李柱銘等代表香港民主發聲的傳統民主派人士,在國際社會甚至在國內都已經過時,不過,從現時的情況來看,黃之鋒未來在國際的實力及號召力,都未必能達到兩位前輩的高度。

該評論員表示,黃之鋒號召力不足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香港社會仍是崇尚精英主義,無論是曾經擔任政府高官的陳方安生,或是作為資深大律師的李柱銘,都屬於傳統意義的精英,而黃之鋒的實力未達到這個階段。他續指,黃或可作為學生群體的領袖,但難以做到一呼百應的效果,號召力不大。

他又指,國際社會及傳媒看重的是政客的實力及社會號召力,雖然黃之鋒在傘運很突出,但很可能只是曇花一現,可以引起社會討論,但這類能量未必可以持久,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推動也起不到明顯效果。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7日 下午11: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黃一恒:姚明辱華與港人自決|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