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新空管系統驚爆航機「消失」 民航處遭揭事後圖「斬腳趾避沙蟲」|丘偉華

黃丹瑤

-那幻想中的人

九十後港女,社會新鮮人,興趣多多,如畫畫,烹飪,最苦惱是做家務,因為有條永遠挑不走的「懶筋」。所以寫blog,唔懶就寫啦。

從畢業禮看人生儀式的過渡 慶幸沿途有你們|那幻想中的人|黃丹瑤

2016-11-19 11:10
字體: A A A

11月是畢業季,各大院校都會在這個月份舉行畢業禮,算是為學子四年的付出(包括金錢)畫下一個美滿的句號。畢業禮對於我來說只是一個儀式,因為業早已畢,出社會工作亦已有三個月了,但舉行畢業禮的前一天,我卻感到異常開心,因為又可以再重捨一次校園時光;因為又可以見到一班感覺上已很久沒見的大學同學,而他們亦是你大學生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後你回憶起大學點滴,都會有他們的身影。

畢業禮是一個儀式,儀式有時雖然很無聊,很繁複,甚至是多此一舉,但卻不能忽視它的在在,例如冠禮、笄禮、婚禮、喪禮等,儀式除了用來劃分生理生命成長的階段外,亦有利於我們取後社會生命發展的群體認同。

法國人類學學者范熱內普(Arnold Van Gennep)曾指出,在任何社會中,個體生活都是從一年齡到另一年齡、以一種職業到另一職業的過渡,這亦被視為人類現實存在的必然內涵,每一個人一生均由具相似的開端與結尾的一系列階段所組成,每一階段都伴有目標相同的儀式,就是讓你從一確定狀態過渡到另一確定狀態。

我很慶幸我至今每一個儀式都有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陪伴着,我的父親雖然說畢業禮當天公司有客來港,請不到假,不來了;我的母親亦說當天要事要做,不來了,但結果二人都來了。父親充當了一天攝影師,母親則買了一束花(這彷彿是儀式的一個必需品),原來有來與無來的差別仍然存,無來雖不至於失望,但有來卻會令你人生其中一個儀式變得圓滿。

從幼稚園畢業、小學統一派位、中學派DSE成績、到現在大學畢業,其實他們一直都在。我依然記得小學畢業當天,父親曾對我說過:他想哭⋯⋯所以有時候真不要看小儀式的威力。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19日 上午11: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成報》再頭版批張德江涉女巨貪 另大篇幅啟事「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