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究竟可不可以「入閘」?|丘偉華網誌

後花院廢老 -小英國人看天下

-小英國人看天下

一個殖民地奴化教育的產物,日常思維紊亂、語文不中不西,發呆時只記掛著自家後花院的小草坪,假道學得來又自我感覺良好。糊裏糊塗、居然在文字圈子混上大半生!

阿什當—— An Officer and Gentleman|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2016-11-20 08:45
字體: A A A

週末有多點時間看各類新聞,留意到一位英國政壇的前重量級人物;自由民主黨的阿什當Lord Ashdown,看眼不過今天主流政治只有壁壘分明的立場、反智、輕視討論、有敵對無合作的情況,他認為脫歐一事的發展,反映出人民普遍對主流政治失望,認為政府和國會都沒有認真考慮國家福祉和人民的需要。他想從民間發起運動,呼籲各黨派的開明人士,為英國目前的狀況探討出路。看來這位75歲政治人物,極想以他十多年前處理波斯尼亞紛爭的經驗,為自己國家盡點力。不過,只是想不到居然今天英國政治的對立情況,居然淪落到與昔日的內戰地區相比。

提起現年75歲、有男爵勳銜的Lord Ashdown, 的確是個頗代表昔日英國風光的人物,以今日的眼光來說,他並非贏在起跑線,但他曾當軍人、特工、外交官、從政後一度出任黨主席,再在國際事務上處理過複雜的內戰紛爭。他的經歷和際遇,在今天社會簡直不可思議。

Paddy Ashdown的真名其實是Jeremy John Durham Ashdown,1941年在印度新德里出生,他父親當時是印度軍隊的軍官,母親是軍中護士。後來一家人回歸英國,父親繼續在英軍服役至上校。由於在北愛長大,滿口北愛口音,Paddy(愛爾蘭主保St.Patrick的短稱)就是同學給他的花名,現在大家都習以為常了。他在高中畢業前就加入了海軍陸戰隊,在六十年代派調到中東和東南亞,尤其在新加坡駐守十分長時間,在這段日子中,他是著名的Special Boat Service SBS特擊隊員,那是對抗馬共的年代,他曾經隻身進入婆羅洲土著的地區生活,也曾學習中文漢語。在1967年,軍方派他到香港大學唸漢語翻譯,是合資格的傳譯員,他亦懂書法,離開軍旅時是陸戰隊上尉。後來他曾以外交部官員身份為MI6當特工,相信跟這些經歷和訓練不無關係。

Paddy曾自豪地提過他在初中時代的法文不合格,後來卻能掌握6種不同語言。在70年代,他被派駐日內瓦負責國際貿易談判,過著頗舒適的外交官生活,但當時英國本土政治紛爭極大,他卻放棄了外交部的工作回英,後來在1983年,當選為英格蘭南面、以生產直升機為主的Yeovil的國會議員,但之前他曾經一度失業,拿救濟金到青年中心做輔導員。

我跟Paddy Ashdown也算有一面之緣,話說在1986年,我另一位國會議員朋友David Alton帶我到下議院,他當時要我一定要見見這位精通中文的同僚,當年的Paddy精神飽滿、腰板挺直,跟最近在報章見到的沒有兩樣,不愧是軍人世家,他素來以快人快語、不留情面出名。當時用國語跟我打招呼問好,但我當年的國語接近零,根本答不上,他有點沒趣,還更正我的sh音不對,講了si音。老實說,當時的確有點宭,但卻非常受用,因為從此印象深刻。

我相信時至今日,這位跑遍天下的老軍人,這種作風依然,最近衛報記者Zoe Williams 的一篇訪問中就說了一句;跟阿什當勳爵一起,是很容易犯錯誤(她指的其實是被指正錯誤)。無論是人變抑是事變,時代總會過去,Paddy在同一訪問中,憶述自己在六月脫歐公投結果公布後的清早,兩夫婦默默開車回倫敦路上,汽車在早上的迷霧中越過南部的平原,他突然忍不住眼中淚水對太太Jane說;這不再是我們的國家了!“It’s not our country anymore.”

(圖片來源:libdems.org.u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20日 上午8: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勇敢新世界(Brave New World)|鴻爪|秤上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