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櫃碼頭起獲9裝甲車另有爆炸品 疑涉私運軍火誤在港卸貨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離別創傷|陳頌紅網誌

2016-11-24 14:00
字體: A A A

早就預知會如此。

從娘家回香港後,現仍處於非常失落、悲哀的離別創傷之中。

即使已經回來幾天,但每當提起父母、妹妹,每當在電話筒裡、whatsapp中聽到他們的聲音,便會失控地哭。任何從美國帶回來的東西,都成為眼淚一觸即發的導體。半夜失眠並非因為時差,而是睡意被思念打敗,閉著眼跟睜開眼根本沒分別,反正腦海都波濤洶湧,無法安靜。每隔半小時就望向時鐘,想像這個鐘點,爸爸媽媽正在做什麼。

但無論爸爸媽媽正在做什麼,我知道,他們的心跟我同樣地痛。

大約在出發前兩星期,妹妹不停在whatsapp中倒數:「還有兩星期就見面啦」、「姐,尚餘五天」、「嘩!明天這個時候已經見到你們了」……。當時,我雖也興奮,但同時卻因為回想起上次自娘家回港後的慘情,又不敢過於雀躍,以免突然從天國跌進地獄。但原來,不管如何遏抑高漲的情緒,難過也不見得會減輕。

打從終於回到爸爸媽媽身邊的第一天開始,已經捨不得。每過一天,心就往下沉一丈,愈快樂,愈清楚離悲傷更近。離別那天,世界在眼前崩塌,家人流著淚在車外用力揮手送別的畫面,變成似真若假的海市蜃樓。回娘家本是開心幸福,但到了必須分開的時候,總要熬上一段時期的精神折磨,會令短短日子裡經歷過的歡愉溫暖,模糊得像一場終究要醒來的美夢。

臨走前一天,無意中聽到爸爸輕聲跟貓兒呢喃:「姐姐明天要回香港了,又留下爸爸媽媽兩個人。」聽到之後,心頭揪著揪著。

妹妹說,每次我離開,對爸爸媽媽都造成很深的傷痛。絕對明白,因為他們感受的,也是我感受的。所以矛盾就在於,重逢的喜,能否抵銷分別之痛?此刻,依然未從離別創傷中走出來。惟有靠寫,才能令好多好多的苦,在手指頭逐點滴出,才不至於負荷過重,壓碎身軀。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2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問題不在通識科,是學生知道要獨立思考|鍾劍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