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前領袖卡斯特羅逝世 終年90歲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情願你遲到|陳頌紅網誌

2016-11-26 14:00
字體: A A A

天文台說,冷鋒殺到,天氣顯著轉冷。

但更冷,也冷不過離開娘家的那天早上。

那是我們去洛杉磯以來,最像冬天的一日。之前三星期,每天都陽光普照,炎熱得像七、八月。出發前明明看過當地天氣預報,說早晚只有攝氏十一、二度,結果帶去的冬衣,根本無法穿上,只能在去紐約的四天大派用場。在洛杉磯,要穿妹妹的裙子和新買的短袖汗衫才成。

不過回香港的那一天清晨,冷得叫人震顫。五時多起床時,爸爸便叮囑我們,多穿點衣服,外面氣溫只有七度。其實我穿得夠多了,以這身打扮回到香港,肯定冒汗。但感覺上,當時的體感溫度,比在紐約時三、四度的體感溫度更寒冷,有需要被厚厚的大衣包裹保護。

也許就是因為氣溫低,天仍未光,人的情緒也加倍昏沉。一直以為年紀愈大,經歷愈多,便會看得開、難流淚,原來並非如此。無論經歷過多少次離別,都不會因為經驗豐富而免疫。年少時的多愁,相比起這個年紀的脆弱,忽然微不足道。

媽媽跟我說,向來堅強、感情不慣外露的爸爸,在我們的車子開走之後,嚎啕大哭,跟媽媽抱頭痛哭了好一陣子。如果煲韓劇時看到這樣的情節,大抵會認為誇張失實,但戲如人生,它就是這樣發生。不知道還好,聽到媽媽這樣說,又淚崩。

那天,因為妹妹、妹夫都要上班,不能再請假,便安排了一個司機,載我們去機場。約定時間是早上六時十五分。雖然我們早就整裝待發,但當發現司機在五時五十分已經來到家門前,有一種要提前行刑的錯愕。

對於幾年才見一次的家人,二十分鐘,比很多人的二十天、二十個星期,更珍貴。一直以來,只會嫌別人不準時,從沒試過埋怨對方準時過了頭。那一天,真想因為司機盡責而揍他。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2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消息指海關經大陸通報始扣查裝甲車 非例行巡查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