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否決「麥花臣墟市」顯事前欠游說 食環堅離地建議再證政府不識「限定夜市」|皇甫清

「裝甲車風波」或已涉兩岸港星四角外交角力 北京勢再介入香港內部事務|郭予真

2016-11-25 20:59
字體: A A A

海關昨日於葵涌貨櫃碼頭一艘從台灣開往新加坡的貨櫃船上,截獲九輛懷疑未經申報的AV-81型裝甲車。雖然新加坡國防部證實,一批所用的「泰萊斯輪式裝甲運兵車」在港被扣留,台方則稱該批裝甲車為新加坡武裝部隊「星光部隊」於高雄受訓之用,但該批裝甲車已於午夜,運到屯門內河碼頭海關基地扣查。另一方面,中國外交部傍晚發表聲明指,堅決反對建交國與台灣,進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包括軍事交流及合作。最新消息是,新加坡官員已經來港斡旋,望盡快取走這批軍事敏感裝備。

事件引起不少揣測,例如在香港海關一向嚴格的檢測標準下,新加坡何以冒險以香港作轉口港?港府或北京又是否會從武器中探取新加坡軍事機密?甚至中方會否以台灣問題為名介入事件?討論之前,不妨先參考海關過往扣查、甚至充公重型軍火的做法。

97年、00年、10年三截裝甲車 兩充公一歸還

回歸後首宗港府截獲裝甲車,發生於1997年8月,海關於一艘大陸貨船上,檢獲一輛由中國北方工業公司擁有、於泰國參加軍事展覽後經港運回內地的WZ-551型號水陸兩用裝甲車。法院事後裁定,船公司及船長「無牌進口戰略物品」罪名成立,罰款港幣約十一萬元,裝甲車亦遭充公。雖然翌年二月,北方工業依法例呈請港府歸還該裝甲車,但被時任特首董建華拒絕,裝甲車後來授予警方作訓練用途。

三年後的2000年再發生同類案件,五部曾於阿富汗戰爭上場的前蘇聯製、BTR-70型號裝甲運兵車,從烏克蘭經香港轉運天津期間,被海關人員截獲、繼而充公。該批裝甲車價值125萬元,性能仍然良好,最後船長及二副罰款共25萬元。裝甲車亦被充公,部分其後被放置在康文署轄下度假村及活動中心供市民參觀,其餘則被贈予懲教署作野戰訓練及展覽用途。

不過,海關於2010年9月,先後檢獲兩架未有申報、從沙特阿拉伯經港轉口至南韓的K21型裝甲車,則破例獲得「放生」。在沒有檢控的情況下,海關經調查後確認裝甲車是獲得相關政府許可的展覽物品,不涉任何走私成分,最後將武器歸還相關收貨人。基於海關曾強調,據防止武器擴散原則及保安、監管方面的考慮,被沒收的裝甲車等軍用物品,將不會再被出售或出口,其「放生」做法一度被批評有違標準。

《進出口(戰略物品)規例》亦規定,一切戰略物品的輸入或輸出,均須先得到特區政府發出的進口或出口許可證,違者可判罰款50萬元及監禁兩年。

香港、新加坡、中國早有「牙齒印」?

前「車」可鑑,到底是次多達九輛的裝甲車會依97年及00年先例充公、抑或「妥協」發還新加坡政府,北京又會否、以何許角色介入,最終結果如何,將進一步說明中、港、新三者關係。

事實上,以上三地的複雜關係由來已久。台灣及新加坡早於60年代末開展軍事交流,已故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於1975年與時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秘密簽署「星光計劃」,讓新加坡武裝部隊到台進行軍事訓練。但在中、新於90年代建交後,中方曾於2001年建議新加坡把台灣軍事訓練基地轉至海南島,以切斷台灣及新加坡的軍事聯繫,但計劃在美國反對下告吹。時至今日,中新關係可謂時好時壞,在中方不斷意圖外擴影響力時,裝甲車又會否亦視為談判籌碼?

另外,在自由貿易協定(FTA)談判方面,雖然香港已於今年以獨立關稅區名義,加入東盟自由貿易區,但談判過程以來,與香港有不少直接競爭的新加坡,曾是旗幟最鮮明的反對者。即使最後東盟各部長與香港達成締結協議,暫時達成雙贏局面,但對香港而言,又可否對轇轕既往不咎?港府又會否像97年般,即使面對發自內地的要求,亦「當仁不讓」?

話說回頭,雖然裝甲車可涉及軍事用途,但此案始終是進出口管制問題,且在香港擁有健全制度處理問題的情況下,中央無權干涉。而既然裝甲車現時已運至相當遍遠的屯門海關基地,或暗示事件還需拖上一段日子,甚至不無被充公的可能性。相反,若然裝甲車最終不被充公,則會令人猜疑事件被北京介入、提升至外交層面,甚至是何許妥協、條件下的結果。

(撰文:郭予真;圖片來源:貨櫃碼頭的辛酸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25日 下午8: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特首跑馬仔】「習派」傳媒再批梁特難衝閘 民建聯取態勢看「西環在京上線」|王夕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