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辯方律師︰被打者未必是曾健超 次被告到場純「維護法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原來我們是這樣排外的|陳頌紅網誌

2016-12-6 14:00
字體: A A A

銅鑼灣崇光隔壁的東角商業中心,在上下班以及中午吃飯的繁忙時間,等候升降機的人很多很多,輪候進入升降機的時間也很長很長。

這些時候,正好考驗大家耐性和文明程度。例如,明明升降機已經站滿了人,但是由於有人實在等得不耐煩,便會不惜一切擠進去。

情況就跟上下班時分的港鐵車廂一樣。明明看到整個車廂的乘客已經擠得五官扭曲,依然要衝進去,擠呀擠,不能容忍多等一班車。

於是,升降機過重,會發出「咧咧咧」的警告聲;港鐵車廂也關不上門,重複開關九十幾次。到頭來,整部升降機或者整列列車的人,都因為幾個人而浪費了更多時間。

在這種情況下,勉強擠進升降機或者車廂的人,都會遭到裡面的人之白眼,甚至有人大喊:「已經好迫喇!唔好再迫入嚟啦!」

如果你也曾經在日常生活中,經歷過不只一次類似情況,也許你會明白,為什麼近幾年香港人的「排外」情緒,會變得如此高漲。

因為大家已經擠得很辛苦,因為大家站立的地方已經不足夠,再有人不顧一切地走進來,等於剝奪車廂或升降機裡面的人之僅有「資源」。

根據《心理科學》,二O一二年德克薩斯基督教大學心理學家Christopher Rodeheffer首先讓七十多位白人受試者,分別觀看兩幀辦公室圖片,一幀代表資源匱乏(無生意、無工作可做),另一幀代表資源充足(人人都很忙碌),之後,受試者要對一批混血兒的照片作出評估,分辨他們屬於白人還是黑人。結果顯示,看過資源匱乏圖片的人,大都傾向把照片中人評為黑人,只會把極少數混血兒,斷定為跟他們「同種」的白人。

最近紐約大學都有類似實驗,結果一樣。當處於經濟低迷期,人們的種族主義或個人從屬團體偏見會不知不覺地加強。外來群體會掠奪本土利益的擔憂,令敵意不斷加深,而對於「誰屬我類」,也更精挑細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埔工業邨實驗室化學物洩漏 最少7人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