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彭定康看住民自決|桑普網誌

從「車毀人亡」到批「去殖化」不力 陳佐洱極左言論貫穿港政權過渡前後|廣雅仁

2016-11-30 21:37
字體: A A A

「幫港出聲」日前獲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接見之後,今日又與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會面。會晤期間,陳佐洱同樣主動提及港獨,指要讓港獨像「過街老鼠」,在香港「人人喊打」,對港獨分子要毫不留情,窮追猛打。

陳佐洱發表令人咋舌的言論,也非首次。曾擔任港澳辦常務副主任的陳佐洱,與香港淵源頗深,最早可追溯至主權移交前中英談判期間,當時陳佐洱就以一句「車毀人亡」被港人熟知。其後,他亦多次就香港問題「大膽」發表看法,每次都相當「惹火」。

批港英政府致香港「車毀人亡」

1995年,陳佐洱作為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中方代表,負責主權移交事宜,當時他曾猛烈批評港英政府福利開支過高,稱「像這樣用比GDP高五倍的速度來增加社會福利,而且要連續10年,就好比在一條崎嶇的山路上,開一部高速的賽車。如果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少年,可能會車毀人亡,而這個車的司機就是港督彭定康。」陳佐洱在2012年接受鳳凰衛視專訪時指,當年中央幫港英政府省下的錢,成為之後香港政府抵抗亞洲金融風暴的救命錢。

特區主權移交後,陳佐洱官拜港澳辦常務副主任,於2008年退休。五年後的2013年,陳佐洱再出山,出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翌年,香港發生佔領運動,亦為陳佐洱提供一個「平台」,發表更多極左言論。

【佔中是「顏色革命」 泛民是「恐怖分子」】

佔領運動前夕,陳佐洱就在接受香港電台及《大公報》專訪時,指佔領運動「就像這幾年來某些西方國家在亞洲、非洲、歐洲導演的一系列街頭政治、顏色革命」,又指中央及特區政府將以「霹靂手段」對付。他又將部分泛民人士類比為「恐怖分子」,並稱「就算美國也不容許恐怖分子首領做州長」,強調自己不與漢奸和港獨分子交談做朋友。

喜歡引經據典的陳佐洱,當時亦引用《法華經》的經文,稱不正當的忍讓是魔孽,指不能容許一些人利用低成本,犯法後再充當英雄。

以「苦瓜毒豆」形容港青 思考如何「補腦」

佔領運動結束後,陳佐洱在北京出席研討會時,將佔中歸咎於香港教育局未能秉持教育理念,種出「苦瓜、毒豆」,認為社會要思考如何為香港青年補腦。

陳佐洱稱教育工作在「非法佔中」中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是甜瓜、甜豆,還是苦瓜、毒豆,大家心中有數。」他又指,教育局應反省為何佔中期間教育領域亂象叢生,「為甚麼香港回歸時才哇哇學語的娃娃,現在成了揮舞米字旗衝擊軍營、立法會、政府總部的排頭兵?」呼籲教育局要善用資源,培養忠誠於一國兩制的香港公民。

批「去殖民化」不力 「去中國化」氣焰囂張

去年,陳佐洱在港出席香港華菁會論壇致辭時,批評香港回歸後「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破壞一國兩制,導致香港內耗嚴重。陳佐洱指,香港政府未有依法「去殖民化」,「讓一些本應放在歷史博物館裡的東西跑出來招搖過市」,更讓「去中國化」的殖民地主義者「死灰復燃、氣焰囂張」。

此言論發表一個月後,香港政府就下令,要將港英時期留下的郵筒上的皇冠標記遮蓋,頓時惹來劇烈民意反彈。

今次陳佐洱再就香港問題發聲,言論依然惹火,亦無視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資深大律師石永泰指其「聲大夾惡」,以情緒化的言語挑撥法律界的言論,再次批評香港有關部門執法不嚴,更稱香港「犯罪代價太低」,指佔中拘捕了一千多人,只有幾名人士被檢控。

不過,經歷過多年的「洗禮」,相信香港社會某程度上已習慣了陳佐洱的「極左」言論。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1月30日 下午9:3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公平|藍嵐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