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怎麼了?──爛人當道的日子|後花院廢老|小英國人看天下

鴻爪 -秤上評下

-秤上評下

英國,香港律師,執業逾卅……人生剪影,無奈,庭裡庭外……

暴風雨|鴻爪|秤上評下

2016-12-4 08:00
字體: A A A

烏雲密佈,表示暴風雨將至。2012年終審法院大法官退休後寄語,香港司法界將面臨史無前例的風暴,在梁游司法覆核未審前,人大已作出釋法,香港的司法系統頭頂,就出現了濃厚烏雲。

梁游一案在原訟庭的判決中,法官一再強調他的裁決並沒有受到人大釋法的影響,即使沒有釋法,根據本地的宣誓條例,他仍是會判決梁游二人的宣誓無效。

在梁游的上訴案中,上訴庭大法官的判詞更進一步明言,人大對基本法的解釋,是法庭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在一國兩制的憲政框架下,法庭從此縛手縛腳,司法獨立頓成過氣典故,如掛在博物館的畫像,供人懷緬!

基本法是香港特區的憲法,原則上人大雖有最終釋法和修改基本法的權力,但任何解釋和修改都不能與基本法當初頒布時的原則相違背,這是法理。而這些原則包括香港特區享有獨立司法權: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予以保留。在這些原則下,請問中央,香港宣誓條例與基本法有何抵觸?真的需要藉釋法間接對香港本地法律加以規範嗎?但法還是釋了,沒有人有權力指出這樣釋法有可能違反基本法當初頒布的原意。現時,人大任何的釋法都是特區必然的法律了。

有了這盞綠燈,特首立即踩盡油門,入稟法院一次過想DQ(Disqualify)四位民選議員,包括三位新上任的「自決」派議員,和一位連任了三屆的議員,然而這位資深議員在上數屆就任宣誓時都是以差不多的形式表達政治素求,但每次宣誓都被接受。現時中央釋法和法庭判決後,特首加碼的申請DQ四位議員,不是政治掛帥,還是什麼?雖然案件仍有待法院裁決,但十分明顯,暴風雨已經來臨。這場暴風雨不單止衝擊香港的司法制度,更直接動搖香港僅存的民主選舉制度!

特首期望這連串的覆核訴訟,以他個人名義起訴,可突顯了他的果斷、強勢,有如中央陳佐洱先生所講:「把『港獨』份子像過街老鼠般追打,趕盡殺絕!」,使中央深慶得人,更可乘機把立法會重新洗牌。但新一輪DQ行動所針對的四位議員,何時有宣揚過「港獨」思想呢?是否現時連聲稱爭取民主的人士都全部變成「港獨」!

這場暴雨,中央和特首想借它洗掉港人聲音,港人就更應在暴雨中看清這種人的嘴臉,和這些行動背後的政治目的,絕不能被雨水糢糊了視線,讓黑白顛倒!港人必須更加堅定,保住民主聲音,制衡建制。風雨怎麼大,怎麼久,總會有雨過天青,重見光明的一日,即使這一日是那麼遙遠,到時亦要「家祭無忘告乃翁」!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4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樂:社會上的惡菌|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