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聯署促停用含動物油脂塑膠鈔被轟「愚蠢」 英素食餐廳表明將拒收|杜連魁

擴「顛覆」「煽動」「竊取國家機密」定義再加梁特爭連任 澳門《國安法》勢成港「新23條」藍本?|廣雅仁

2016-12-6 22:42
字體: A A A

中央人大常委會上月初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後,坊間對北京或施壓香港盡快就23條立法的擔憂與日俱增。隨著行政長官選戰逐漸拉開帷幕,旨在連任的特首梁振英是否會為取得北京開綠燈,而積極促進23條立法,亦是香港社會的憂心所在。

09年實施國安法 澳門成借鏡對象?

一旦23條立法避無可避,當局是將繼續沿用2003年提交立法會的《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的解釋,還是將「因時制宜」作一定的修改,令條文較當年更加嚴苛,目前也難以預知。再者,大部分實行普通法的國家,都沒有顛覆及分裂國家的罪行,香港若要就23條立法,可供借鑒的國家其實不多。在此情況下,於2009年根據澳門《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或者可以為香港政府就23條立法提供參考「藍本」。

2003年2月,香港保安局將《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首讀。但其立法過程因為受到社會各方嚴重反彈而被迫擱置,澳門政府同年就國安法立法的計劃也受香港影響而延期。不過,澳門政府於2008年正式提出就澳門《基本法》第23條立法,法案於翌年2月在澳門立法會通過,3月正式在澳門生效。

澳門及香港《基本法》的第23條,均屬國家安全,條文內容基本無異,均提到:

(澳門/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澳門/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然而,澳門09年就該條文訂立的法律文件,與香港03年擬強闖立會、通過立法的草案相比,就有明顯不同。

顛覆定義範圍過闊

首先,澳門的《國安法》就「顛覆」及「煽動叛亂」方面的解釋,就較香港的《國安法》草案更為嚴苛。

香港《國安法》就「顛覆」解釋:
任何人藉使用嚴重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穩定的武力或嚴重犯罪手段,或藉由戰爭,來 (a) 廢止《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b) 推翻中央人民政府;(c) 恐嚇中央人民政府。

澳門《國安法》就「顛覆」解釋:
以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試圖推翻中央人民政府,或阻止、限制中央人民政府行使職能者。

以上可見,雖然香港方面的條文中,「恐嚇中央人民政府」沒有具體定義,容易惹來範圍過大的質疑;然而,澳門方面將「阻止、限制中央人民政府行使職能」也納入顛覆罪,其範圍則較香港版本所包括的更闊,實難以判斷何種行為會被視為顛覆國家。

「煽動叛亂」解釋過於簡單

香港《國安法》就「煽動叛亂」解釋:
任何人 (a) 煽惑他人犯叛國、顛覆或分裂國家所訂罪行;或 (b) 煽惑他人在香港或其他地方進行嚴重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穩定的暴亂。

*以下行為不視為「煽動叛亂」:
(a) 顯示中央人民政府或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其任何措施上被誤導或犯錯; (b) 以矯正中華人民共和國或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管治或憲制、法律或司法 中的錯誤或缺失為出發點,指出該等錯誤或缺失;
(c) 慫恿中華人民共和國或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公眾人士嘗試以合法手段,促致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或香港特別行政區 (視屬何情況而定) 的法律所規定的任何事宜;
(d ) 以消除任何在或傾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或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口中不同組別之間製造怨恨或敵意的任何事宜為出發點,指出該事宜。

澳門《國安法》就「煽動叛亂」解釋:
一、公然和直接煽動他人實施本法第一條(叛國)、第二條(分裂國家)或第三條(煽動顛覆)所規定的犯罪者,處一年至八年徒刑。
二、公然和直接煽動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澳門部隊的成員放棄職責或叛變者,處一年至八年徒刑。

可以見到,在澳門的《國安法》中,干犯煽動叛亂罪行的行為,除了煽動他人實施叛國、分裂國家等,還包括煽動駐澳解放軍;另外,有別於香港方面詳細列出「煽動叛亂」可豁免的對象,澳門的法律文件中,未見到任何類似內容。

至於對「叛國」及「分裂國家」的定義,澳門及香港兩方的條文內容基本相似。不過,值得留意的是,澳門正在實施的《國安法》,除了有「叛國」、「分裂國家」、「顛覆」及「煽動叛亂」的基本條文,還包括香港版本沒有的條文:「竊取國家機密」。

澳門《國安法》就「竊取國家機密」解釋:
一、竊取、刺探或收買國家機密,危及或損害國家的獨立、統一、完整或者內部或對外安全利益者,處二年至八年徒刑。
二、接受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的政府、組織、團體或其人員的指示、指令、金錢或有價物進行竊取、刺探或收買國家機密的間諜活動,或明知該等實體或其人員從事上述活動但仍為其招募人員、提供協助或任何方式的便利者,處三年至十年徒刑。
三、利用職務、勞務身份、或者有權限當局對其所授予的任務的便利。
四、因職務或勞務的身份、或者有權限當局對其所授予的任務而保有國家機密。

在香港方面,23條立法草案沒有「竊取國家機密」條例,但就有提到《官方機密條例》,並提到要在條文中加入「『國家安全』 (national security) 指保衛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的內容。

正如本報昨日撰文所指,遠至99年居港權案、近至上月初的宣誓風波,人大常委會兩次就香港《基本法》釋法,都有跟隨澳門《基本法》的影子。假如香港就23條立法勢在必行,則也不能夠排除其條文或會借鏡澳門《國安法》,可以預見,在條文定罪範圍如此不清晰之下的情況下,此法一立,香港市民現時視之為理所當然的言行,難說可繼續受法律保護。

(撰文:廣雅仁)(圖片來源:澳門/香港政府網站、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6日 下午10: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只做傳聲筒的教授學者|鍾劍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