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mp亂點鴛鴦 還好有制度制衡|David Tang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們不是獨一無二|陳頌紅網誌

2016-12-14 14:00
字體: A A A

每當我們沮喪、失落、沒有信心、找不到自我價值的時候,家人朋友總會安慰說:「別小看自己,你是世上獨一無二的。」

原來,安慰說話,不能盡信。

有一古老傳說:在世上某一個角落,我們都有一個分身,他們的樣貌身形年紀喜好,跟我們一模一樣,還過著跟我們差不多的生活,經歷著差不多的命運。就像奇斯洛夫斯基的《兩生花》,外貌名字皆相同的兩個女子,冥冥中有著宿命一樣的連結。

大學畢業後,我曾在一所音樂學校當教師。某天初班開課,我走進課室,看到另一位教師坐在學生席裡,裝作很好奇地亂彈眼前的電子琴。我笑著向學生介紹:「今天有幸多了一位超級助教,他的電子琴造詣比我高幾倍。」誰知道那個學生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我從沒學過彈琴。」他一開口我才注意到,這不是我同事的聲音,但為什麼二人竟可以如此相似?後來我拉著他見他的分身,兩人一見面,都驚歎對方「比自己兄弟更像兄弟」。

法國攝影師François Brunelle,因為常被友人說他長得像英國演員Rowan Atkinson(Mr. Bean),忽發奇想,要找出更多長得相似的陌生人,結果有很多奇趣發現。例如有兩個出生和成長在加拿大不同城市的女子,不但外貌一樣,後來也同一時間移居到蒙特利爾,上同一所跳舞學校。兩人認識後,發現她們住在同一幢大廈,身上更有同一個紋身。另外有兩個中年女人,經介紹後到Brunelle的攝影棚拍照,兩人從不認識,但竟然在拍攝那一天,穿著同一款上衣和褲子,配同一條項鍊,而髮型也完全一樣。還有兩個男人,被共同朋友發現二人極度相似後見面,兩人的妻子姓名字竟也相同,彼此幾個兒子全部同年出生。

不知道我在遠方的分身,此時此刻,是否也正在寫同一題材的文章,同時她也在猜,遠在天邊的我,是否也正在寫同一題材的稿,還在猜我是不是也在猜她正在猜我……。不好,頭痛頭痛,腦筋開始亂,進入夢中夢中夢的混沌狀態。

(圖片來源:Rowan Atkinson 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1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行止指特朗普 以北京對香港之道「還治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