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佔中不可能不發生 中共不可能不君臨

被批反篩選卻又行篩選 佔中商討日初選理據有待加強

2014-5-7 07:00
字體: A A A

佔領中環昨日舉行商討日,讓簽署了佔中意向書的參與者,從15個政改方案中投票選出最後3個,然後下月22日再供全港成年合資格選民,投票選出最後1個。屆時,佔中會將這個終極方案交給政府,如果政府不接受,又交不出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則公民抗命行動會正式開展。

換言之,昨日的選舉,其實非常重要,不止會影響公民抗命是否真的發生,甚至會決定香港的民主前途。但問題是,為何一個如此重要的選舉,昨日卻只准簽署了意向書的人投票?而為何下月的投票,卻又突然准許全港市民投票?這樣是否雙重標準?

事實上,「幫港出聲」發起人周融早已批評,商討日選舉只准意向書簽署者參與,是「自己講到民主,但事實上是小圈子選舉,先由自己友篩選」。而公民黨議員湯家驊亦曾表示,佔中只選出3個政改方案進行全民公投,不太符合民主原則,他對此感到失望,並強調市民應有較大空間選擇,而不應只限選擇某一類的方案。

當然,大家可能一直也不同意周融和湯家驊的政治立場,但涉及大是大非之事,我們總不能以人廢言。因此,《852郵報》就此請教過佔中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

陳健民:支持佔中者有理由可優先

本身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的陳健民表示,不認同佔中今次相關做法是篩選,因為商討日是完全對全港公眾開放,任何認同佔中理念的人都可來商討和投票,絕不是佔中三子和義工的私人地盤。

他續指,昨天先准簽署意向書的人投票,是因為始終最後身體力行去佔中的,就是這一批人。所以,簽署者在選擇方案上,會有一個更加優先的地位,「好多人根本唔支持呢個運動,點解有相同的權利去選擇方案呢?仲要嗰啲人可能係完全唔支持佔中、建制派,甚至是反民主」。

而既然簽署者的意願較為重要,為何又要在6月舉行全民公投?陳健民坦言,其實有許多支持者提議,昨日選舉已可直接選出最終方案,不用再經歷6月的公投。

然而,他指,佔中一方始終都想方案更加民主,更加有公信力,在整個社會更有影響力,所以決定開放給全民參與,「我們是在很艱難的情況下找一個平衡點,既不是100%畀晒支持者(決定),也不是100%畀晒社會(決定)」。不過,這樣是否雙重標準?陳健民始終不太說得清楚。

他亦重申,絕對不會輸打贏要,如果6月公投的結果,是從3個方案中選出了商討日得票最少的方案,他們都會尊重和接受。

成名:周融理據同適用於批評幫港出聲

本報也請教過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他表示,「民主原則」一般是用來形容一個政府,但是否適用於一個社運組織之上,則大有斟酌空間。

成名認為佔中的做法有其道理。他解釋,現時參與佔中的人始終佔整體人口的少數,所以如果一開始就交由全民決定,就會出現一個很奇怪及滑稽的結果:直接參與、付出最大的人,其意見反而會被其他不參與的人壓下。

對於周融批評佔中「小圈子」的說法,成名則重申,現時不是選舉一個政府首長,而是面對一個社運組織。

他舉例指,反佔中的「幫港出聲」要開會,投票決定某個行動,「咁我哋可否批評周融,點解你唔問晒全港所有市民,去決定組織下一步點樣走呢?」如果他不打算這樣做,算不算雙重標準呢?即使有說佔中會破壞社會秩序,已變成全香港人之事,但成名認為,同樣地,反佔中也會影響香港民主進程,也是全港市民之事,為何「幫港出聲」開會又不讓全港市民參與?

成名亦指,真正影響終極方案認受性的因素,可能是有許多願意佔中的人昨天沒有投票。

他表示,自己身邊就有幾個人是想參與公民抗命行動,但一直忙於工作,還未有時間簽署意向書及投票。而這類人究竟有多少,誰也說不清,所以終極方案在佔中參與者當中的認受性是大是小?同樣地有點存疑。但成名也強調,主辦單位始終難以估算這類人的數量,也無從強迫他們出席,所以昨天的做法是可理解及可接受的。

成名最後表示,佔中發起人其實應該盡早就以上問題作清楚解釋,以釋除公眾疑慮。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7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