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紅顏為何必成禍水?

8仔日記│佔中不可能不發生 中共不可能不君臨

2014-5-7 07:30
字體: A A A

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  太平清醮之日 商討民主之時

太平清醮是關於清除瘟疫的,而「佔中商討日三」於同日舉行,本來也有為香港消災解難之意,而結果也一如所料,「雙學方案」、「人力方案」及「三軌方案」佔壓倒性優勢,但由於三個方案都有公民提名元素,中共肯定會視之為挑戰其統治權威的「瘟神」,事必除之而後快。

如此這般,佔中運動為香港呈獻的三個平安包,看在中共眼裡,就變成三個毒饅頭。

而今問題是,6月20-22日的電子公投,無論哪一個方案得到最多人支持,中共都已一早宣判違反《基本法》,根本不會接受。換句話說,佔中勢在必行,而這亦一早已在中共的估計之內。所以,打壓甚至鎮壓恐怕已經寫在牆上,可謂萬事俱備,只欠權威話語。

而這個權威話語,自是求諸「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這方面,今期《紫荊》雜誌就「不失時機」地請來一個老和尚唸出一首充滿殺氣的《大悲咒》。

這個老和尚就是前新華社社長周南,他搬出鄧小平的神主牌,為中共「干預」香港事務鳴鼓開道,以至為解放軍兵臨城下提供權威話語。

 

不怕有災難 事必有干預

這篇專訪也是《紫荊》雜誌的封面故事,名為〈周南回憶鄧小平解決香港問題全過程〉,內容十個字可以概括,正是「不怕有災難,事必有干預」。

所謂的「不怕有災難」,緣於1982年9月24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戴卓爾夫人。會談期間,戴卓爾夫人強調:「要保持香港的繁榮,就必須由英國來管治。如果中國宣布收回香港,就會給香港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和後果。」

此話一出,即時換來鄧小平「不收回香港就是李鴻章」這重話,但其實,更重的,在後頭。

根據周南的憶述,「他(鄧小平)嚴肅地指出,如果說宣布要收回香港就會像夫人說的『帶來災難性的影響』,那我們要勇敢地面對這個災難,作出決策。」

很明顯,鄧小平的腦子,充斥著的,仍是軍人思維,亦即「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思維。結果,戴卓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門外長階摔了一交。

新一代領導人未必夠鄧小平凶狠,卻肯定不會隱忍。總之,佔中之日,就是「干預」之時。

 

中共:已經沒有不干預的理由!

所謂的「事必有干預」,周南所提供的權威話語,就是鄧小平指出,「中央不需要干預屬於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同時中央又必須保留在必要時進行干預的權力」。

而所謂「必要時」,歸納起來,有三:

一、香港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時;

二、香港發生動亂時;

三、香港變成一個「民主」幌子下的反共基地時。

而根據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最新說法,佔中有「三要害」:

第一、違反《基本法》,「另搞一套」;

第二、影響香港繁榮穩定,「把中環佔領了,香港還做不做生意」;

第三、把普選「佔沒了」、「佔遲了」。

對號,可以入座;雙併,看出一致:

其一、違反《基本法》,即危害國家根本利益;

其二、佔領中環,即發生動亂;

其三、佔領普選,即變成一個「民主」幌子下的反共基地。

看來,中共大可說:「我們已經沒有不干預的理由!」

而以文本分析,這裡的「干預」,意思恐怕是出動解放軍,或者對香港進行「訓政」(其實即是「軍管」)。

 

中港矛盾變成敵我矛盾

值得留意的是,周南也把爭取民主的港人視為敵人,以至提升至「敵我矛盾」的層次。他說:「總之,愛國愛港勢力和反對勢力之間,不是此消彼長,就是彼消此長,這也是個客觀規律。」

而根據共產黨的鬥爭理論,「敵我矛盾」中的敵人,是要鬥垮鬥臭的。

至於周南的結論,是這樣的:「既然實踐已經證明,小平早已警告過的對特區事務採取無所作為、放任自流的態度是行不通的,那就理應充分發揮自己的主導作用,該管的事就應理真氣壯地管起來,而不為各方發生的噪音所左右。」

可以預見,中共事必管政改、管佔中、管這管那,什麼都管,而且都管得異常理直氣壯(那怕其實是理曲,總之氣壯)。

一個幽靈,一個英國大文豪狄更斯的幽靈,在維港上空飄蕩,並以十分之無奈的語氣說:「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7日 上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被批反篩選卻又行篩選 佔中商討日初選理據有待加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