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梁特下周二晚赴京述職至周五晚 林鄭下周四赴京後休假至29日|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快樂的憤怒鳥|陳頌紅網誌

2016-12-17 14:00
字體: A A A

可能從來不曾熱中玩任何遊戲,所以不管是從前的俄羅斯方塊也好,後來的憤怒鳥也好,前陣子流行的Candy Crush也好,統統沒有玩過。曾經在聚會中看過朋友示範Candy Crush,覺得毫也不吸引,而且顏色太多,眼花繚亂,才看了一會,已經提不起勁研究下去。唯一玩過的手機遊戲,是打保齡球,但也只是玩過十次八次,之後換手機,便索性把置身於冷宮角落的它刪掉。

直至在《心理月刊》看到一篇關於「憤怒鳥」遊戲的研究,才「的起心肝」下載它的app,然後認認真真地玩了二十分鐘。

第一次玩「憤怒鳥」時,覺得它很吵耳,裡面的鳥不停在叫,像壞掉的收音機。而且用彈弓把鳥兒彈去遠方,消滅呆呆滯滯的豬,不但無聊,還好像有點笨。但是很奇怪,無法通過第一關的時候,竟有點不甘心,於是再玩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終於玩了很多關。

《心理月刊》提到,這類手機遊戲或者電腦遊戲要贏得玩家的心,其中一個規則,就是要夠「笨」(成功遊戲有3s:simple、 short、 stupid),因為我們小時候玩的遊戲,其實都很笨、很無聊,但這樣的笨遊戲,才能誘發玩家的童心,令人欲罷不能。受訪中年人指出,在體力已大不如前的年紀,在遊戲中尚能戰勝年輕人,會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滿足感。

文章也引述《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Matt Ridley對「憤怒鳥」受歡迎的演化角度解釋:在原始社會,人們要靠擲出石頭去獵殺動物或者驅逐敵人,當我們能擲出完美拋物線,就等於是強者。

另外,憤怒鳥的造型,主要是圓形,跟「多啦A夢」(叮噹)一樣,容易令人產生好感。加上玩這類手機遊戲,每一次的闖關時間,所花不多,用幾分鐘的「碎片時間」就可以過幾關,還足以令人心情愉快,所以在二OO九年面世之後,至今已有超過一千二百萬個付款下載。

(圖片來源:angrybirds.com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1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俊華幾時至會收到北京嘅「免除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