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復仇女神開咪:李慧玲5月19日壹傳媒變身出擊

為何「佔中」三方案不是「篩選」? 全民公投實為「簽名運動」

2014-5-8 07:00
字體: A A A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經過三次商討日後,最終結果塵埃落定,2500多名簽下了意向書的參加者,以「一人一票」方式,投選出三個「普選方案」,在下月22日舉行全港公投後,最終獲選的方案,將用來跟政府及北京在未來「討價還價」之用,而現時三個獲選的方案,就不約而同包含被北京視為「犯禁」的公民提名元素。

公民提名方案高票當選,猶如是「眾望所歸」,但換來的,卻是有其他所謂「溫和普選方案」的倡議人,不滿從15個方案中三揀一是「篩選」,批評會令下月22日舉行的全港投票中缺乏真正選擇,甚至有人以建制派的「篩選」理據來作類比,認為「佔中」以此舉來爭取民主,是「講一套,做一套」,跟被大家嗤之以鼻的小圈子選舉沒有分別。

究竟「佔中」是否「不民主」?而現時選出三個方案,又是否變相「篩選」?以至削弱了「佔中」及其提議的普選方案之認受性?要回答有關問題,恐怕得還原基本步,再次回顧「佔中」的理念,而答案似乎早已能在此中尋。

不拉票遑論是「輸打贏要」

面對外界批評現時佔中已被激進派「騎劫」,「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教授昨早在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就提出頗重要的一點,就是不可輸打嬴要,而現時得票最多的學界及人力方案,均要求提委會由等值票產生,反映投票者希望爭取平等的提名權。

事實上,雖然有說有激進泛民動員在商討日投票,但觀乎三個獲選方案,其得票均大幅拋離其他落選方案,彼此得票差甚至達十多倍不等,三個方案的得票,佔去了總票數的九成,如此的差距,又豈是單單靠動員才成事?不然當天的商討日,本來是只得小貓三四隻出席嗎?故「動員論」本身似乎缺乏數據支持。

更何況,誠如社運老手、土地正義聯盟成員朱凱迪在社交網站上的留言,指如倡議「18學者方案」的學者,如果是真心藉「佔中」平台爭取泛民主派支持者認同,那除開記者會和在報紙寫文外,更會透過自己的網絡作組織工作拉票,但各人不單沒有如此做,甚至沒有人到現場拉票。而對於方案代表提出,改為做民調以反映方案在社會上的支持度,朱凱迪便批評,「這種打算以民調代替群眾運動的進路,以及對泛民的『呼籲』,已經不適宜稱作『輸打贏要』,因為似乎根本唔打算贏」。

當然,有批評意見認為,在日前的第三次商討日中,參加者如要投票,其實是有「門檻」的,包括要簽下佔中意向書;《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的主持人黃潔慧更指,要「綑綁」市民數小時商討,已是很高的門檻,故實際上是出現了篩選,如此的說法,實是指控現時的做法不符合民主原則,但其實只要翻查佔中的理念及運動綱要,指控恐怕便不攻自破。

和平佔中是運動而非制度

《852郵報》昨日曾訪問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他指出「民主原則」一般是用來形容一個政府,是否適用於一個社運組織之上,則大有斟酌空間。他也回應「幫港出聲」發起人周融批評佔中「小圈子」的說法,重申現時不是選舉一個政府首長,而是面對一個社運組織。

再還原基本步,特首的小圈子選舉或篩選,涉及的是一個用以選出地方領袖的制度,故制度建設上需要體現民主精神,包括人人能平等地獲得提名權、投票權及被選權;至於佔中,卻其實只是一場運動(其名字本來就開宗名義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而佔中運動提出的方案,並非代表全港市民的方案,既然如此,由參與佔中及支持佔中的人士選出自己心目中的普選方案,難道反而不合理?

翻查佔中網頁,相關的資訊,其實也早已公諸於世的,包括為何要進行前後三次的商討,以及每次商討的行動目標,如第三次的商討,就是用以決定具體的方案,「參與者會在第三次的商討程序共同商討各方案的正反意見,並經公平的程序議決最終大家共同選擇的方案」,至於公平的程序議決,按戴耀廷之解釋,就是「一人一票」來產生。

公投目的是爭取民意授權

至於運動一直強調的民主商討程序,根據解釋,就是「既然『和平佔中』是爭取民主普選,理所當然地,決定的機制也應是符合民主精神,不應由一些人或一些組織去決定,而應是由所有『和平佔中』的參與者去共同決定。但要使這民主議決程序有更高的民主元素,『和平佔中』的參與者應有充分資料、了解不同方案的正反觀點,及聆聽其他人(尤其是持不同意見的人)的立場論據後才作出決定。正因如此,自然需要「綑綁」市民數小時來商討,卻何以如此的方式,會變成了「門檻」呢?

另一個爭議點,就是現時的三個獲選方案,將交由全港市民在下月22日透過電子公投來選出最終方案,而佔中只給市民三個選擇,就被指是「篩選」,令公投失去民主精神,但其實,佔中運動裡設立公投的目的,從來都並非為要透過一個民主方式來選出香港的普選方案,反而那是一個「公民授權程序」,戴耀廷就曾在「和平佔中」問與答中解釋,由於參與商討程序的人都還只是社會中的少數,因此必須讓廣大市民也能參與,取得更強的公民授權,方案才能取得足夠的公信力,故此方案會透過電子投票的平台,讓所有公民可投票表示是否支持這方案。

由此路進,其實下月的電子公投,其實更似是一個「簽名運動」,以收集民意的授權,而透過電子公投,就可杜絕重覆與假冒「簽名」的情況(如此手法常見於建制派收集的民意中),從而提高了結果的公信力。再退一萬步說,例如市民簽名支持「平反六四」,是否有人會不滿只得單一選擇,沒有「溫和地平反六四」,又或「有限度平反六四」等騎呢選項?實情是如果你認同「平反六四」這訴求,便可透過簽名(投票)來表態,不然你也大可轉身而去不作參與。事實上,歷史為證,25年前的春夏早有過一場「佔領中環」行動,當年有百萬市民為六四而上街,當時這場民主運動也彰顯了愛與和平,而參加者難道又要先經「民主原則」,先作投票決定何時上街和如何上街嗎?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的信念書中,提出運動有三個基本信念,凡認同者都可以參與:

一、香港的選舉制度必須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選舉的要求,包括:每名公民享有相等的票數、相等的票值和公民參選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權利。
二、透過民主程序議決香港選舉制度的具體方案,過程包含商討的元素和民意的授權。
三、爭取在香港落實民主普選所採取的公民抗命行動,雖是不合法,但必須絕對非暴力。

同時又提到運動主要包括四個步驟,分別是簽署誓約、商討日、公民授權和公民抗命,而參與行動者可以有不同參與方式,包括:

一、支援那些進行公民抗命行為的公民,但自己無需進行違法行為;
二、參與公民抗命的行為,但無需主動自首或放棄抗辯;
三、參與公民抗命的行為,並之後會主動自首並於法庭不作抗辯。

故此,其實一直有一個選擇,就是參與行動而不一定需要進行違法行為的,但就能藉此換來票選普選方案的機會,如此的「門檻」,恐怕是低得猶如形同虚設。

必須指出,整個運動從理念出發,過程中提出的真普選及公民抗命等,皆沒有經過任何「全民公投」通過,因為那是由佔中三子提出,用來凝聚和感召支持者,但如果有人是不認同不參與,實沒理由要向這些人徵求意見,相反他們也難言自己是被排拒參加。既是如此,那究竟是現時過程真的不民主,還是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有人在混淆視聽並混為一談,卻反映原來對民主二字之認知,其實連入門級也不如?

(作者:陳古弟;編輯:丘偉華)

(圖片來源:Ho Leong [email protected]社媒、Hei [email protected]社媒、Rayman [email protected]社媒)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8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仕仁涉貪案│「香港史上最重要一宗刑事案」今日開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