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偉聰承認擬增900前線警員 警區性騷擾僅屬個別同事行為問題

美聯社記者冒死拍刺殺俄國大使 「就算被槍殺,都要做好記者職責」

2016-12-20 11:43
字體: A A A

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爾洛夫在當地時間昨午於首都安卡拉出席攝影展期間,被休班防暴警員當眾連開最少8槍刺殺,行兇者事後在卡爾洛夫遺體旁持槍高喊的一幕被美聯社記者Burhan Ozbilici拍到,成標誌性一幕。他事後在美聯社網頁撰文,直言就算中槍受傷,都要做好自己作為新聞工作者的職責。

Ozbilici憶述自己昨日決定去採訪,純粹是上址在自己寓所和辦公室的中途,而且還要遲到,抵現場時卡爾洛夫已開始致辭,他就趨前拍攝,冀拍得能適用於土耳其及俄羅斯關係的相片。他形容卡爾洛夫語速柔和,展示對自己祖家的愛,亦適時暫停讓翻譯轉譯自己的演辭;Ozbilici指他看起來平靜和謙卑。

當Ozbilici見到西裝筆挺的槍手舉槍時,他還以為是戲劇效果,然而,情況立即急轉直下,連續幾下槍聲過後,群眾陷入恐慌,卡爾洛夫倒在幾米前,他亦要幾秒後才回想到發生甚麼事:一個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眼前死去。

他定神後立即後退及往左靠在牆後,同時槍手正在持槍高呼,其他人則在展廳右邊躲避。一直在激動顫抖的槍手之後在卡爾洛夫身旁走來走去,又打爛部份掛在牆上展出的相片。與此同時,Ozbilici雖感害怕,與及知道槍手走向自己會有多危險,但仍趨前少許拍攝他恫嚇其他人的神態。

Ozbilici憶述自己當時在想,「我身在現場,就算會被槍擊及受傷,甚至死亡,但我是記者,要履行自己的職責。我大可以不拍一張相片就一走了之,但人們日後被到為何我不拍照時,我就不能給他們滿意的答案。」另外,他亦想起這些年來,於衝突地區拍攝時殉職的朋友和同僚。

他最後表示,槍手雖然一直顫抖,但出奇地一直自我克制,並著所有人靠牆站;他事後回報社沖灑相片時,才驚覺槍手其實早在卡爾洛夫致辭時,已如同其朋友或保鑣般站在他身後。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及Burhan Ozbilici twitter)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20日 上午11:4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歐洲一晚3恐襲釀多人死傷 蘇黎世清真寺開槍柏林市集車撞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