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天同慶|姚啟榮網誌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四篇關於各種犯罪的小文章(三):你最有機會死在誰手上?-殺人犯的迷思|恐懼鳥網誌

2016-12-26 22:00
字體: A A A

想像一下,在一個夜闌人靜的晚上,街上的店鋪早已打烊,你獨自一人在歸家的路途上。夏天的微風吹拂著你,帶走你整天工作的辛勞,好不舒服。但舒服的你沒意識到一輛神秘的黑色房車正在後方悄悄跟著你,裡頭的變態漢正監視住你一舉一動,圖謀不詭。當你察覺到自己身陷險境時已經太遲,變態漢已經快步步出車廂,用沾滿迷藥的手帕摀住你的嘴巴,你頭腦一側便昏過去。當你醒過來時,你已經被帶到不知名的地牢,地牢盡是鮮紅色的人類殘肢,你的手腳均被繩索綁得緊緊,動物彈不能。聽著由樓梯傳來的腳步聲,你已經很清楚前方等待的是什麼可怕的結局⋯⋯

多謝荷里活電影的渲染,和傳媒的誇大描述,現在的人都相信如上文描述般的變態殺人犯無所不在。不論在外國旅遊,或是獨自歸家,人們都過得擔驚受怕,害怕自己有一日會成為那些素未謀面的殺人犯的刀下羔羊,但現實真的如此恐怖嗎?

我們先不論一個人死於謀殺的概率比起其他死法(例如心臟病和淹死)的差異。假設老天爺真的要你死於一個人手上,你最有機會死在什麼人手上?究竟真實的殺人犯是怎樣子?

迷思 1:大多數殺人犯和死者都是陌生的關係
答案是一半一半。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在2013年做的統計,在已偵破的殺人案中,只有僅僅10.5%的殺人犯和受害人是全然陌生關係。實際上,絕大多數殺手和受害人是「熟人」關係,包含同事、同學、朋友、鄰居。其次關係才是家人或伴侶關係,當中死者又以女朋友和妻子占最多數。

但這只是大體數字,實際比例會因地區狀況而有所調整。例如在聯合國毒品與犯罪署統計中,亞洲地區(印度和日本)的親人謀殺案佔整體比例便會比美國多。然而在治安混亂的國家,例如南美的牙買加和哥斯大黎加,你死於幫派鬥爭和搶劫的概率便急升六成有多。

迷思 2:殺人犯的動機都是不能理解

承接上一段,既然絕大部分殺人犯和受害人是熟識關係,那麼大多殺人犯的動機應該是已知,至少不會是不能理解。

有別於人們常常看的偵探小說,大多數殺人犯都是在爭執過程一時衝動,而萌生殺意。超過四成的殺人案其實在衝突中發生,當中又以金錢糾紛佔最多數,其次才是感情糾紛。另一個主要殺人動機是工具性殺人,佔整體24.4%。工具性殺人指兇徒是出於實際用途殺人,而非感情因素。它們主要是另一項犯罪的副產品,例如爆竊時被屋主發現,強姦犯殺人滅口,又或者是幫派衝突時被亂刀砍死。

迷思 3:殺人犯都是神經病

首先,世界各地研究均指出患上精神病人對比心理正常的人,他們犯下謀殺的數量很低,佔整體一成也沒有。而且隨著我們的醫療體制愈來愈好,精神病人的犯罪率每年以3%下降中。另一方面,人們常常泛指的「精神疾病」其實種類繁多,亦有溫和及嚴重之分,所以用一個空泛的詞語去一竹篙打一船人是不公平的。

相反,聯合國指出超過四成殺人犯在行兇前有吸食毒品,或有長期酗酒習慣。這些不良習慣才是驅使人們胡亂殺人的主要幫兇。

總括而言,你在街上突然被變態殺人犯殺死的概率其實很低,絕對比一輛卡車突然失控衝上行人路把你壓扁的概率低。如果真的害怕自己有天被人殺死的話,你應該留意的是你身邊那個脾氣暴躁的伴侶、有酗酒習慣的鄰居、常常爭吵的同事。

縱使上述的「殺人犯冷知識」我們聽起來很有趣,但如果對犯罪弄錯概念的是執法部門,其後果可以非同小可。以防範恐怖分子為例,在911事件後,由於雙子塔墜下的情境太過深刻,嚇得美國政府把防範恐怖襲擊的資源主力投防在機場上,但根據實際統計,大多數恐怖襲擊其實以行刺、汽車炸彈和挾持人質方式發生,挾持飛機是很少數。一個執法部門的資源是有限的,如果他們把過多保安資源放在「印象中最多犯罪的地方」,而不是「統計上最有機會發生的犯罪」,這就可能形成「吃力不討好」,甚至出現「保安漏洞」等局面。

所以面對殺人犯問題,究竟我們政府應把資源放在街上巡邏,防止近來被媒體吵得很熱的「隨機殺人案」上,還是從教育、防家暴、毒品和酒精管制入手?這問題實在值得我們思考。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26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從林鄭月娥幾年間的形象轉變,看香港人得到了什麼教訓?|鍾劍華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