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網誌談上周落區感受:改變社會很多時始於「傻傻哋」的人與意念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以真話代替謊言|陳頌紅網誌

2016-12-26 14:00
字體: A A A

澳洲國家大學社會科學家約翰.巴恩斯在他的《一派謊言》(John A. Barnes,“A Pack of Lies”)中說:「在一個習於欺騙的社會,說真話可以是一個說謊的方法。」

意思是,你明明瞞著女朋友,跟熱情如火的小三見面,當女朋友打電話問你正在幹什麼,你坦白地說:「我正在跟小三風流快活。」她會很放心、很高興,因為以為你在說笑。

巴恩斯在書中也提到一個傳統猶太笑話:兩個猶太人在一個火車站相遇,甲問乙去哪裡,乙說:「我去克羅科。」甲聽了之後很不滿,他指著乙的鼻子,罵他是大騙子。甲說:「如果你說要去克羅科,目的是要我猜想你其實是要去倫伯格。不過我沒那麼笨,我知道你本來就是要去克羅科,只是想誤導我。你說,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忽然想起小時候看過的一部武俠劇(已經忘記是哪一部)。有一段情節是這樣的:兩個人正在逃避仇家追殺,當走到樹林中一個分叉路口,其中一人從衣袖上撕下一小塊布條,掛在其中一個路口的樹上,然後想向另一路口逃走。他的朋友卻阻止他:「對方很聰明,一定知道我們是故意誤導他,所以我們應該向『不小心勾破衣袖』的那一個方向走才行。」結果呢?仇家站在路口想,他們應該知道我很聰明,不會被誤導。既然我不會被誤導,又怎會猜不到他們其實是向著勾破衣袖的路口逃去?他們沒理由那麼笨,所以,我猜他們應該是向著沒有衣袖布條留下的方向走。

精靈如你,可明白劇中被追殺者與追殺者的邏輯大鬥法?我記得那時候看到這樣複雜的情節,頭痛了很久,甚至要在紙上畫下分叉路、樹枝和布條,才勉強搞得清楚。當時暗暗下了一個決定,萬一將來被仇家追殺,我索性在兩個路口都掛上衣袖布條,不就更能擾亂仇家思維了?或者正如書中引述馬克吐溫的話:「傳達錯誤訊息最保險方法,通常就是講出如假包換的真話。」話雖如此,講真話代價有多大,有時以最精密的邏輯都算不出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2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田北辰話港區政協唔使簽「效忠聲明」,理據原來係「狗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