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選特首,點解係都要超越689?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四個發生在聖誕節的真實恐怖網民經歷(1)追討色情刊物的聖誕老人|恐懼鳥網誌

2016-12-30 22:00
字體: A A A

我的故事發生在1989年,那年我只有9歲。我的家位於維吉尼亞州福里斯特一個中產小城鎮。那裡每家人都熟悉彼此,所以很少犯罪,晚上幾乎沒人鎖門睡覺。

在小鎮有很多和我年紀相若的小孩,但只有兩個才稱得上我的好朋友:Mitchell 和 Chase。我們三個男孩組成了一支三人組,終日湊在一起在城鎮連流玩耍。

9歲那年,一個新家庭搬進了城鎮盡頭一間小房子。那個新家庭有一個和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小孩Parker。我們不時邀請他一起玩耍,開始漸漸熟絡起來,熟絡得差不多變成「四人組」了。

Parker的母親是一名樣貌娟好的金髮女人,總是臉帶笑容,說話親切友善,但是他老爸則剛好相反。Parker的父親不單止沈默寡言,而且很討厭小孩。每當我們來到Parker家時,他滾兩下眼球便當作打了招呼,而且不會遮掩厭煩的表情。他好似是上夜班,所以日間很少外出,週末也只是躲在車庫中,不知道在搞什麼。

某星期六下午,由於Mitchell 和 Chase都出了城,所以只有我一人來到Parker家,問邀請他一起出去玩。Parker說父母都因要事外出,提議我們留在他家玩。那時候,可以在沒有大人看管的情況下在家玩耍是很少有的事,所以我一口答應了他。

起初我們在客廳看卡通,吃下披薩。突然Parker由梳化跳下來說:「嗨,想看些酷酷的東西嗎?」

「當然!」我說想也不想便答到。

他帶我來到地下室,指住一個靠牆的工具架說:「它們就放在那裡。」Parker打開工具架最底層的抽屜,一大疊霉黃的《花花公子》立即由抽屜跳彈出來。

小小的抽屜竟然塞滿了50至60本《花花公子》,每本封面也是一個個火辣性感的脫衣女郎。那時候我還未真正見過女性的胴體,極其量電視裡穿上性感泳衣的女角色,但都足夠我「性致勃勃」了。

但奇怪的是,當我看到花花公子裡那些張開大腿,露出陰户的女郎時,反而有種莫名其妙的厭惡感。我想不是祼女讓我反感,而是整個環境本身讓令我反胃:地下室的尿臭酸味、昏暗的燈光、尺厚的塵埃、還有被掀得霉爛的《花花公子》…好像這裡是某個連環殺手的地牢,而不是我朋友家的地下室。那一刻,我只想立即離開這裡。

縱使如此,我仍然像著魔般不斷翻掀手中的色情雜誌,看完一個女郎的祼體後,又看另一個,再看下一個…就好像在廢墟中拾獲寶藏般。

「我想我媽差不多回來,我們趕快離開這裡。你喜歡的話,可以撕一兩張女郎下來,回家慢慢看。」Parker在旁不耐煩地說。

我聽到後馬上把一個彎腰露出陰部的祼女撕下來,藏在口袋中。當時我沒意識到這舉動其實是偷竊,純粹想把女郎展示給Mitchell 和 Chase看。

當我回到家,第一時間把爛頁收藏在衣櫃的最底層,壓在一堆玩具下。縱使我當時還未知道什麼叫“色情刊物” ,但都明白這些東西最好不要給媽媽看到。

那一晚,我如常晚上9點便上床睡覺,但到了半夜時,我卻突然由夢中驚醒。我感覺到一雙粗糙而健碩的手抓住我的臂膀猛力地搖,而且空氣中瀰漫住一股既似酒精又似汽油的怪味。我心知不妙,因為那絕不可能是我雙親來的。

我張開眼睛,眼前的竟然是Parker的父親!就在我的屋子,就在我的房間內!

即使房間沒有燈光,我仍然認得出他那雙冷漠的眼神,只不過現在還多點狂怒和憎恨。他穿著紅衣綠褲,就像聖誕老人般,只是這個聖誕老人明顯不是來派禮物的。他沒有叫我不要叫不要掙扎,只是緊抓住我,但我很確定如果我當時喊出來,他會二話不說扭斷我的頸子。

「你偷了我的東西,你這小雜種。」他撕啞地在我耳邊說:「我來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我立即像機器人般跳下床,硬手硬腳地走到衣櫃前,從一大堆忍者龜中拿出兩頁色情書遞給他,他一手便搶回來。

「我會和你的父母談談,也會和警察談談,然後他們會把你送到男童院,臭小偷。」Parker父親兇巴巴地說。然後他又壓低聲線說了一大輪話,內容好像關於盜竊和個人產權,其實大多我都忘記了,但仍有兩句直到現在也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第一句是「不要再出現我家,連後園也不準踏入半步。」,這不難理解。但第二句卻很古怪,Parker父親語氣突然180度轉變,語氣誠懇地說:「不要再看這些鬼東西,它們會讓變成你不想成為的東西。」說完他便轉身走人,靜悄悄地離開我的房間。我從尾追出去,卻驚訝地不見他的身影,就像聖誕老人般消失在陰暗的走廊中。

那次事件後,我有整整一年都陷入抑鬱和驚恐中,常常在半夜驚醒,害怕Parker父親會再出現在自己床邊。我亦都遵守他的話語,沒有再踏進Parker家半步,甚至當我父親駕車駛經他家門前時,也會立即屈膝躲起來。

這件事對我影響深遠。即使我現在35歲,每當我看到色情刊物時,雖然也會像所有血氣方剛的男人般勃起,但勃起的下一瞬間腦海便會浮現起Parker父親的臉孔,他陰沉地說:「你會變成你不想成為的東西。」,然後便嚇得軟下來。

究竟他當初如何發現我偷取了色情書其中一頁?那裡可是有五、六十本色情書,而且我們走時有按順序排好。

究竟他如何偷入我家而沒被我爸媽發生?還記得他那時熟練的手勢和逃走路線,好像很熟悉我們的家。

最後,究竟他那句「變成你不想成為的東西」是什麼意思?唬小孩?色情狂?這些問題直到現在我也未有答案。

唯一確定的是,我這輩子絕不想再遇到這名色情狂、 壞心腸、嚇小孩、爆竊犯、聖誕老人集一身的變態漢,千萬不要再見。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30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譚鐵牛空降中聯辦有啟示? 林和立:無接觸港澳成主因 大數據專家背景或有「特別任務」|郭予真